老流氓小流氓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24 ) 10 0条评论
 课本上虽然这么讲。


 但是老师从不给他们讲这些东西,有J个男同学整天拿着这本书,指着这J段话笑。而且笑的非常jian诈。

 陈楚一直不明白这yinmao和腋mao到底是啥。

 问过他爹一次,他爹差点揍他,弄的他直到现在还有些迷糊。

 他不知道yinmao和腋mao到底是啥。

 以为和身上的汗mao一样。

 而且他有些弄不明白nv人和男人的区别在哪里。

 有J回听老张头说nv人的nai子大,他摸摸自己的X口,心想如果nv人的这里那么大,那多丑啊!和男人一样是平的多好。

 而且nv人和男人结婚,是不是真要把鬼头cha进nv人两腿间的那地方。

 那算不算耍流氓?nv人和男人结婚要不要脱光了睡觉?如果都脱光了,能好意思吗?

 这些问题一直缠绕着他很久。

 但是,他心里又积极渴望和nv人都脱光了在一起睡觉。

 ……

 看刘翠PG他很想撸,但是这些问题他也不好意思问张老头儿,很难启齿,更怕笑话,所以,在张老头儿和他说这些事儿的时候,他总装出一副很懂的样子。

 现在,潘凤和徐国忠都脱光光的了,而且徐国忠把他的鬼头cha进潘凤的两腿间的13里。开始耸动起来。

 陈楚也跟着模仿,头脑像是一下炸开,就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终于明白原来nv人和男人是这么回事。

 但是G嘛不用力往前顶,为啥还要chou回来再往前顶,要一直顶啊。

 陈楚G看了半天,这些问题有的明白,有的还糊涂。

 “死人!你倒是she啊,我带环了,she进去没事!快点!一会儿我闺nv看完杂耍回家,我得先把饭做上!”

 “啊,马上,马上了!”徐国忠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想多G一会儿,毕竟二十块钱花了,这钱可不能白花。

 那是九八年,二十块钱可不像现在这样的不值钱,在饭店能吃一顿挺好的饭了。

 徐国忠当然舍不得钱天天这么玩儿,两手噼噼啪啪的拍着潘凤白花花的大PG,潘凤也跟着**起来。

 这**比刚才的呻Y还sao,还**。

 陈楚本来只是chou动J下,没想到还是没忍住,被这J声**给弄r /> she就she吧,陈楚对着潘凤的放下痛快的r /> 徐国忠想忍住,但是潘凤的PG忽然一缩,他哦啊啊!的跟着叫了J声。

 最后PG用力向前一顶。

 整个人都爬在潘凤身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了。

 两人保持着这个姿势半分多钟,潘凤先伸手一推,T格强壮的徐国忠被轻易的推了下去。

 这货呼哧呼哧的坐在小树旁边的C丛里,歇着。

 潘凤则把白se状的内K和衣F捡了回来。

 “M子,凤儿M子,咱都说好的了,别G完了就走啊!陪我聊会儿!”徐国忠伸手要拉她。

 “聊个P!你以为这是好事啊!万一让人看到,一下午就能传遍咱村,那些死娘们不一定把咱说成啥样了!”潘凤掏出粉红se手纸,擦了擦自己两条大腿间那丛黑se茸mao,又伸进里面抠了抠,擦G之后,扔在地上。

 随后穿上K子和H胶鞋,踢了J下土把那团纸给埋了。

 徐国忠在她后面冲着她圆滚滚的PG,咽了口唾沫。

 “M子,你这么做也不地道,本来,本来我还能多G一会儿的,你用13夹我……”

 “你还敢和我说这个?你要she的时候不she,又缩回去了,玩赖你懂不?老娘不夹你,你想和老娘墨迹到天黑啊!你他M的那二十块钱也不是镶着金边的……”潘凤已经穿好了衣F。举步就要离开。

 徐国忠感觉自己的二十块钱花的有点冤。

 “凤啊!照你这么说,你的13还不是镶着金边的哪!”

 “那你以后ai找找谁去~!别找老娘!”潘凤G脆不理他,直接钻进B米地没影了。

 徐国忠提上K子嘴里骂道:“死他M的娘们,提上K子就不认人!能下次老子往死了上你!非把你那13给上出血!”

 “妈的!老子也没吃法那!死娘们也不说做饭给老子带一口。”

 骂完,感觉不过瘾,顺便掰了旁边的两BB米揣进怀里。

 “这他妈老柳家的B米长得真不错,跟他姑娘柳贺一样Ncao,也不知道和两口子这么种的,柳贺那闺nv咋长得那水灵!”

 ……

 徐国忠叨咕着,也钻进B米地走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徐国忠说完走了,B米地里还爬着一个陈楚。

 柳贺也是他同学,和他开学都是初三了。

 在中学校,由七八个村子的学生组成的三百多人里面。朱娜和柳贺足以是排名前J的美人儿。

 或者说,在陈楚心里,学校里的nv生还没有人能超过这俩nv孩儿。

 两人各有千秋,不分伯仲。

 身材差不多,都是一米六五的身高,而朱娜比柳贺白净一点,N一点。

 柳贺比朱娜说话的声音动听一点,腰更细一点,PG更圆一点。

 两人又都是好朋友。

 陈楚曾经做过梦,也幻想过,要左手搂着朱娜,右手搂着柳贺,三人在一个被窝里睡觉。这辈子便是最幸福的事儿了。

 而放暑假之后,陈楚才发现自己的鬼头越来越黑,也长出了七八根mao出来,而且手总是痒痒的想去撸,总是幻想着nv人撸。

 开始的时候幻想着柳贺和朱娜的模样。

 撸出去那串东西之后,特别的舒F。

 但在暑假里,他见过最多的nv人便是刘翠,而刘翠身上有一G朱娜和柳贺没有的东西。

 他也说不清那是啥,但却是实实在在的G引着他,让他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所以,从那天开始,他便总从窗子里偷看刘翠撸。

 到后来胆子越来越大,偷看刘翠撒尿。

 而今天那么近的发现刘翠在摸自己和抠自己,而现在已经偷看到徐国忠和潘凤两人在G。

 这徐国忠一提到柳贺,陈楚这才想起来。

 比自己高半头的柳贺的模样似乎出现在眼前,他也曾观察过柳贺的PG,圆圆的,翘起的,当然是远距离看,他一直都很自卑。

 例如见到朱娜和柳贺这样的漂亮nv孩儿脸会红,也不敢正面看人家,更谈不到说话了。

 “柳贺……”陈楚念道了一句,也伸手掰了两只玉米踹进怀里。

 心里想着,这可是柳贺家的玉米。感觉吃了她就像吃了柳贺的那G味道一样。

 “今天晚上得去张老头儿那一趟,问问这nv人腿窝子下面流淌出水是咋回事?还有,大小洪拳都练的差不多了,自己得让他再教点别的了……”

 陈楚回到家,在灶坑里面烧了把火,把这玉米烤的焦H的。

 陈楚一顿猛啃。

 心里想着,这柳贺家的B米就是N啊!跟她柳贺本人一样。

 其实,谁家的B米这个季节都一样,只是柳贺本人娇美,家里的玉米也跟着有滋味起来。

 吃完了B米,陈楚抹了把嘴。躺在土炕上准备睡一觉。

 一连撸了两把,他现在对nv人不是那么饥渴了。直到睡了两个多小时,天稍微凉快了那么一点,一身汗的陈楚才爬起来。

 外面的太远有点偏西了,照着地平线上的云彩火红火红的。

 他不禁又想起了张老头儿常说的一句话。

 “杀猪的盆,庙上的门,大姑娘K裆,火烧的云……”

 一路上哼着小曲,陈楚直接朝张老头儿那走去。

 看杂耍的人都已经回来了,一个个的嘻嘻哈哈的还在说那戏法里面的情景。

 那玩意儿陈楚不乐意看,张老头儿说过,戏法里面都是假的。

 戏法也是杂耍,民间的一种节目,那些劈砖的,用喉咙顶起枪尖的,还有吃玻璃茬子的,很少有真功夫的。用的都是一种巧劲儿,或者是障眼法之类的。

 普通人看了感觉很厉害,如果你知道里面的小秘密,便会觉得不过如此,你也可以做到的。

 ……

 张老头儿本来不是这个村的村民。

 三年前,这老头儿在这边租了一间房子,住了一阵,感觉还可以,便把房子买了下来。

 这房子只一间地方,像是个庙门似的,在村子以北,离着大队不远。

 那时候农村的居委会统称叫做大队。

 张老头儿来的时候谁也没觉得什么,后来,村里的刘寡F一天夜里说这老家伙偷看她洗澡。

 而闹腾了一夜,第二天便是风言风语的了。

 而张老头儿却解释说刘寡F够不着后背,无法擦背,他去给搭把手。

 这老头儿子的名声一来二去传开了,没人理他,都想臭狗屎似的躲着他,而且更没人去他那小屋。

 张老头儿这将近三年时间大多是这么过来的,他ai喝酒,有一回让过路的陈楚给他去买酒。

 陈楚见他喝醉了,就买了,换做别的孩子是不会去的。

 送酒之后,张老头儿便拍着他脑袋笑呵呵的和他说话。

 什么乾坤八卦,奇门遁甲,上乾下坤,离即使火之类的。陈楚也不明白。

 陈老头有点急了,便冒出一句:“杀猪的盆,庙上的门,大姑娘的K裆,火烧的云……”

 这下陈楚明白了。

 陈老头摇摇头。

 “你这小子,本来我想把所有的功夫都传给你,但你就对这玩意儿感兴趣,也罢了,我也只能传你这么一点儿,或许也就是这点缘分……”

 陈楚知道这老头儿整天疯疯癫癫的,也不在意他说什么。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