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上她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0 ) 8 0条评论
 刘翠已经两手捏着红内K的两端,然后快速的脱下去,他还没看清楚,刘翠已经下蹲了。

 圆滚滚的大PG被看个正着。

 和三级P上的不同,这样的更真实,更喷血。

 刘翠的PG滚圆,是xing感的小麦se,甚至在Y光的照she下,两瓣T瓣脱离K子的时候还弹跳一下,泛出微微的光晕。

 滚圆充满弹xing的大PG啊!

 陈楚的一只手已经搭在坚挺的小弟上,随后解开K链,小弟弹跳而出,他的手已经抓住小弟开始chou动起来。

 他知道一会儿刘翠还要站起来,那PG还会出现一次,最好在她起身的瞬间,一切水到渠成。

 现在能看到刘翠的容貌,那有些害羞和忍耐如厕的表情……

 “陈楚!陈楚……”

 这时,一个身高要有一米七的少年在大门外喊了起来。

 陈楚吓了一跳,而且正蹲着如厕的刘翠也波动了一下,身子更往下蹲了蹲,他看的有些费劲了。

 “陈楚,你倒是出来啊!”

 那少年继续喊着。

 那少年叫马小河,是他的初中同学,脑筋反应有些慢。马小河二婶在村里很有名,谁给二十块和谁睡。

 本来还想等刘翠起身,露出PG自己she一把呢,看来要泡汤了。

 马小河已经打开大门铁栓进来了。

 “这个混球!”他暗骂一声:“怎么这么会挑时候,自己的小秘密不能被他知道了,不然这话的。”

 看了刘翠的大PG,陈楚心中升起一个念头,自己一定要把她给cao了。

 这个想法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不过,却是越来越强烈。

 “一定要G!一定要好好的G!”

 在刘翠褪掉K子虽然只一瞬间,那滚圆的PG却已经深深的印在陈楚的脑海里,根深蒂固,无法抹去了。

 此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和这nv人上C,把家伙从刘翠的后面狠狠的cha进去,然后狠狠的戳那个圆鼓鼓的大PG。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

 这时,小河已经走进了屋内。

 陈楚早就已经躺在土炕上装睡。

 “陈楚,你还在睡觉啊?”

 小河有点憨憨傻傻,身T倒是挺壮。

 他装着刚醒过来,抬头问道:“啥事啊?”

 “你前J天不是说和我去捡垃圾么?今天我有时间。”马小河身后还别着丝袋子,袋子里有一根小耙子。

 “嗯。”陈楚翻身下了土炕。想起自己前J天还真说过。

 正是暑假,拣点破烂换点零花钱。

 父亲是不会给他钱的,也没钱给他。

 “好吧,现在就走!”陈楚也同样拎着丝袋子和马小河走了出去。

 他心里自然有打算,现在的身T是不行的,得补充营养,就需要钱,还有身上的衣F脚下的鞋,都是窟窿,想买新的也需要钱。

 G什么能赚来钱?他还真不知道。

 很快,两人来到离家两公里外的一处垃圾点。

 垃圾点很大,有不少人也在捡垃圾。

 一GG难闻的气息吹过来,不过这些气息当中就有他们的宝贝。

 时不时的也会有一些垃圾车过来倒垃圾。

 医院的垃圾一般没人去碰,里面经常有打胎丢弃的婴儿,呲牙咧嘴的很是骇人……

 马小河很卖力,他身T很壮,傻人傻福,而且从来没得过病。

 手里的耙子四处乱挠。

 他们捡的大多是铜、铁、铝,然后放进袋子里去卖钱。

 小河的破烂直接卖个陈楚他爸,虽然给的价格给的不高,但是因为他和陈楚是好朋友,是同学,所以价格低他也愿意卖。

 陈楚家的地不多,父亲农闲的时候便收点破烂。他的破烂父亲也会给他钱,算是当做零花钱了。

 这时,又有两辆垃圾车过来倒垃圾,小河和陈楚腿快,先过去挠。

 挠了一阵,小河挠到了一个绿莹莹的东西拿在手里看,随后又往手指上比量了J下。

 陈楚的眼睛却亮了。

 那正是一个玉扳指。

 天哪!怎么会捡到这东西?陈楚没事的时候总去村里张大爷家里玩,那老头儿挺迷信,总是神叨叨的,没人愿意和他说话。

 陈楚算个例外。因为没有孩子和他玩,他就听张老头神神叨叨的嘀咕。

 讲这个风水,讲那个宿命,也说一些什么样的东西值钱。

 耳濡目染,现在陈楚一见马小河手上的东西,直觉告诉他那就是一见古董……

 “什么破玩意儿!”马小河嘀咕了一句,把玉扳指随手扔了。

 他要的是铜铁铝,这玩意显然像是瓷器一样的,在他眼里根本是不值钱的。

 陈楚马上快走J步到跟前,把这东西捡了起来,随后四下看了看,见没人发现揣进兜里。

 “小河,我们回去吧!”

 “再捡一会儿吧,我还没捡多少?”

 陈楚摇摇头说:“我家里还有事,我们改天再来捡垃圾,这样吧,我把捡来的分你一半!”

 “是你说的啊!别反悔!”马小河笑了。

 陈楚把袋子里的铜铁铝分给他一半,两人随后朝家走去。

 陈楚明白,捡到这么值钱的东西得快点离开,那两个垃圾车倒的是新垃圾,说不准这东西是刚丢的,人家顺藤摸瓜,很可能会找到垃圾点的。

 当然,不能让马小河知道。

 这个玉扳指卖的钱算是自己的第一桶金,以后发达了,再报答马小河好了。

 ……

 两人到了村子,许多家已经升起了炊烟。

 陈楚不禁嘴角挑起一丝微笑,天se还没有暗淡下去,回去洗把脸,还是有机会看到刘翠上厕所露出滚圆的大PG的。老子不禁,有一天也一定爆抱着那大PG狠狠的cha。

 但是他到家就傻了,父亲今天回家很早,正往下卸收购上来的破烂。

 看来偷看刘翠大PG的想法是不成了,老爹不得把自己打成八段啊!

 “看啥那?还不快过来G活?”父亲陈德江冲他喊。

 “啊!来了!”陈楚答应了一声,过来往下卸货。

 马小河本来是要回家的,见陈楚G活,也跟着过来忙活。

 这小子身T有劲,G的满头大汗。

 陈德江点头夸道:“你看人家马小河,你再看看你,和人家比差远了!”

 陈楚嘿嘿一笑,忙活完便进屋做饭,他是单亲,父亲没说他母亲怎么了,他也不问,反正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也习惯了。

 陈父虽然挽留马小河在家吃饭,不过他还是嘿嘿笑,要回家吃。

 陈父索xing给他称完破烂又多给了他两mao钱,马小河乐颠颠的走了。

 ……

 吃罢饭,天se已经擦黑。

 陈楚见父亲睡着了,一个人在院子里遛弯,见到刘翠饭后一个小时走出大门,和邻居聊了一阵,随后进入当院的厕所。

 他忙小心翼翼的站着凳子看,不过外面模模糊糊,什么都瞧不清出了。

 从凳子上下来,听到父亲的呼噜声,心想也只能明天看刘翠的PG了。

 仔细想了想又不成,明天得去市里,找一个好的地方把玉扳指拍卖了,现在需要钱。

 至于被刘翠撩拨起来的y望,大不了有钱了去歌舞厅找个小姐放一P。

 不过,他又想自己可是一个处男啊,第一次给小姐了太吃亏了吧?

 想到这里他自己都笑了,一个大男人算什么吃亏。

 找个小姐玩玩。哪怕第二天死了也是个男人了。

 再说,自己要上刘翠,现在还啥都不懂呢,怎么上?别看那巴掌大小的地方,第一次就算人家把洞口撑大,你都不知道该怎么运动。

 得先找个nv人练练才行。

 第二天,陈楚骑着自行车到了市里,他家在郊区,离市里二十里。他逛了一上午,玉扳指也没卖。

 他只是观察,看哪家收购古董的地方靠谱。

 转了一圈,感觉都不太靠谱。

 最后他还是把东西拿回来了。

 反正有货不愁客,等以后有机会再把它卖掉吧。

 白海市只是一个小市,九八年更是落后了一些,像这样的地方,收购古董的人也不明白什么,反正是瞎收瞎卖,瞎猫碰到死耗子就掏上一把。

 而收购的价格压得很低,这样即便赔钱也赔不多少。

 陈楚凭直觉觉得这东西不会很便宜。

 骑着二八大杠自行车,陈楚往回走。

 快到家时,路过一P荒地,这地势较低,四周地势高,中间较为平坦。

 陈楚点点头,这正是一个非常好的演武场。

 农村人一般气得都很早,三四点钟便起来了。

 所以陈楚不想让人看到他练武,做人要低调,唱歌也要低调。

 低调做人,闷头发财,闷sao才是王道。

 当然,这功夫也是张老头说和他投缘教他的。

 陈楚停好了二八自行车,在这P空地上又演练了一遍少林小洪拳,完毕后收招,汗水淋淋。

 他皱了皱眉,Y着头P又把一套大洪拳打完,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会练武的人一套拳打下来,浑身骨节X位都会舒展开,打出的是力道,是气流,自然汗水淋淋。

 不会武的人那是瞎比划,根本打不出啥来。

 打完一套大洪拳,陈楚并没有休息,而是围着这处空地慢跑了两圈,等消汗之后这才停下来休息。如果汗不消除被冷风吹动,很容易生病。

 坐在一块石头上,擦了擦额头还有些细密的汗珠,不禁叹了口气。

 现在这样的T质,就算刘翠脱了K子,撅着PG让自己G,自己也G不动啊。陈楚虽然是处男,但没吃过猪R也见过猪跑,张老头有的时候和他也蹦出J句sao嗑。

 比如,什么样的nv人生儿子,什么样的nv人sao,什么样的nv人水多……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