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莲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0 ) 7 0条评论
 只是陈楚内向,身T羸弱,也经常受其他人欺负,所以没事的时候便ai往张老头儿那跑,其他的地方也没地儿去。

 一来二去,两个多月,陈楚从张老头儿絮絮叨叨当中也明白了一点东西,例如古董,例如大小洪拳,还有杂耍的一些秘密。

 现在,他要去弄明白nv人下面流淌的水是啥玩意儿。肯定不是尿了,那东西挺粘稠的……

 来到张老头儿门前,这破房子房屋紧闭,在木质大门上还贴着‘有病喝三株的广告’。

 那J年三株口FY异常的火,跟圣水似的,啥都能治。不知道后来咋没的。

 “老家伙!开门啊!老家伙……”这老家伙三个字是张老头儿让他这么叫的。开始的时候陈楚感觉有些不礼貌。

 但是叫习惯了,也顺嘴了。

 “小兔崽子,你吵啥吵?给你五块钱,先给我打一壶酒去!”

 门还没开,一个有些沧桑沙哑的声音响起,随后从门缝儿里塞出五块钱。

 而塑料酒桶就挂在房椽子上,陈楚一蹦就摘了下来。

 本来有更近一些的小卖店……

 但陈楚就喜欢去老王家的小店,原因很简单,王家的儿子结婚一个多月,那儿媳F虽然长得一般,但却经常穿白se丝袜。

 这东西在那个年代农村很少见。一来乍眼,二来xing感,不少半大小子和老爷们盯着王家儿媳F的丝袜看。

 只要这王家儿媳F一出门,总会有些吸血鬼一样的目光。

 陈楚腿脚快,来到小卖店。

 王家儿媳F正在里屋看电视。出来的时候脚下穿着凉鞋,陈楚故意往她的腿上看了看,可惜没穿丝袜,不过白皙的大腿亦然很xing感。

 光滑的脚踝直接到大腿根儿都L露在外面。

 扎着的马尾辫也是一摇一摆的。

 配着下面的短裙,显得清纯中带着某种的诱H,陈楚有种想法,想把这小媳F按到在床上,粗暴的把手伸进她的裙内,那里面的小内K里也一定有褶皱的RR。

 随后,自己蹬掉K子,把鬼头狠狠的cha进去……

 “打酒啊?”王家儿媳F问了一句。

 “打五块钱的……”陈楚把钱递过去。

 那时候酒水才一块钱一斤,如果在酒厂卖才仈jimao。

 见她把钱接过去。

 小心的拧开瓶盖,那张老头儿的酒壶都啥时候都是一层灰。

 打好了酒,王家儿媳把酒壶递了过来。

 “你叫啥?”王家儿媳问他。

 如果平时陈楚脸肯定会红的。但最近这段时间,他的胆子越来越大,从T窥,到了跟踪了。

 见过了nv人真实的大PG,还有男nvG那事,现在在他眼里,nv人仿佛没那样神秘了。

 他见王家媳F下身的短裙,露着许多大腿,上身的白se短袖衬衫,把X脯挺得鼓鼓的,白皙脖颈下面开着两枚扣子,如果仔细看,竟然能看到里面有条沟壑。

 尤其是刚才她打酒弯腰的时候,陈楚扫了J眼,那条r沟看的更是深了。

 “我叫陈楚,村南面老陈家的,你叫啥名?”陈楚目光不辍的盯着她问道。

 “我……我叫……”显然,她只把陈楚当成小P孩儿,没想到这小P孩儿还问了自己名字。

 王家媳F毕竟刚为人Q,和那些百炼成钢的sao老娘们还有很长一段的距离要走。

 不禁有些羞涩说道:“我叫那小莲……”

 “哪个那?又是哪个小莲?”陈楚淡淡一笑继续问。

 那小莲见这半大小子有点意思,便要用笔写。

 陈楚忙伸手过去。

 “写我手心里吧,我记得快!”陈楚说着还两边看了看,见有没有人。

 那小莲刚结婚一个多月,男人在外面种地,家里开个小卖店便让她看管。

 虽然这活不累,就是卖个货,然后做个饭啥的,但却挺寂寞。

 每天对着电视也没劲儿。

 晚上男人回来也说不J句话,脱光衣F便压在她身上,一顿驰骋之后就昏昏睡去。

 这样的ri子,她过的有些别扭。

 虽然,农村家都是这样的过ri子方法,但她总想着要多点什么,而多点什么,她也不知道。

 不过,总不是这样一天天的闲着。太没劲儿了!

 “嗯,我给你写。”那完。

 点了一点撒在柜台上的酒水,便在陈楚手心里写了自己的名字。

 那小莲的手指白皙,入手如无物,似乎碰触到云端一样。

 这样细腻的感觉陈楚感觉浑身发振。

 而且,从那小莲的身T里面散发出一G气味,是一种香喷喷的香水的味道。

 “那小莲?这名字真好听。”

 “是吗?你的名字也挺好听的。”

 ……

 陈楚这是第一次和nv人离得这么近说话,而且这个nv人是个熟nv。

 陈楚下面就又Y了。

 “那小莲……我要,要G了你!”陈楚脑海中莫名其妙的冒出这样一句话。

 那小莲是属于那种温柔的nv孩儿,而且浑身像是豆腐做的,给人一种温暖可人的感觉。

 如果说刘翠身上吸引他的是那种成熟了的知xing美。

 而那小莲却是温柔似水,G引男人去压她的这种感觉让陈楚着迷。

 这种温柔nv人或许就是让男人充满着y望去占有和压迫。

 总想在身下G一个nv人。把身T里的这Gy火浇灭。

 都说nv人是水做的,如果真是水,那么男人便是需要这水来止渴。

 “小……小莲姐,你的手真好看……”

 “啊!”那小莲连红润起来,像是熟透了的红柿子。

 “你别瞎说。小心让人听见。”

 本来陈楚有些胆虚。听那小莲这声并不像是埋怨他。

 这小子胆子大起来了。

 手一翻抓住那小莲的小手。

 “啊……你……”那小莲楞住了。

 “小……小莲姐,我,我想和你……和你好……”陈楚也不知道怎么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啊……你别瞎说了……”那小莲哪见过这个。

 “你,你快走吧……”

 “好!”陈楚吧嗒一下亲了那小莲一下手,拿起酒壶跑了。

 他是走了。

 不过那小莲浑身火烧火燎的。

 怔怔的看着陈楚的背影出神发呆。被他亲的那只手就那样停留在半空中。

 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心里也像有只小鹿来回乱撞。羞臊的她连忙躲进屋里,拿被子盖住头。

 “小莲!小莲!”

 一个大黑个子扛着锄头走进了屋,喊了J声小莲才出来。

 “你,你回来了?”那小莲见是自己男人王大胜。

 想起刚才被陈楚那个半大小子亲了一口手背,她不敢看自己男人的眼睛。

 “小莲你咋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王大胜长的挺高,说到这一瞪眼睛。

 那眼睛跟牛似的。

 “没,没有……”那小莲一看他这样子就怕了,王大胜有一米八了,要是知道陈楚耍流氓不得把那孩子腿打断了啊!

 听见没有。

 王大胜就放心了,上来一把抓住小莲的两只小手塞进怀里,嘴就往小莲脖子上拱。

 “小莲,我想你了……”

 刚铲地回来,王大胜身上一G子的汗味。

 小莲觉得很不自在。

 “哎呀,你G啥啊,门还没关呢,再说你还没吃饭呢!”小莲挣扎一下。

 王大胜嘿嘿一笑。

 挠挠头说:“你看,我就顾着疼你了,忘了这茬了。”

 王大胜说着去关门,然后把窗户都挡上了帘子。

 “哎呀,你这是G啥啊,天还没黑透你关啥门啊,还能卖点货呢!”

 “莲子,我就是想你啊!咱今天不卖货了,那俩钱咱还是不在乎的……”王大胜说着一把抱住小脸,就开始在她脖子上又拱有啃的。

 小莲头往旁边歪歪着,尽量躲避。

 他身上的汗味和嘴上的臭烘烘的,让她十分的反感。

 但也没办法,这人毕竟是自己男人。

 结婚前王大胜收拾的很G净的,总喜欢往头发上弄发胶啥的。

 但结婚后才发现这人邋遢的很,chou烟喝酒,就臭烘烘的。

 那时候的农村一般都是相亲,两人处对象的时间很少,也看不出啥来。

 都见对方是过ri子人家就很像配牲口的意思,结合在一起,很少有感情。

 所以那小莲很少让王大胜亲嘴,他的嘴太臭了,一亲那小莲就直恶心。

 王大胜就嘿嘿笑说不亲也行,但是给那小莲亲下面。

 他是太喜欢那小莲了。

 农村男人一般不会给媳F亲13的。

 但是王大胜不在乎,不禁给她亲13,还给她T脚,TPG。

 这要是传出去,他大老爷们的脸可丢尽了。

 但是王大胜乐意。

 亲13,T脚,让那小莲很有快感。

 不过今天,王大胜身上的汗味实在让她受不了,她只想让这事儿快点的结束。

 ……

 两个人脱得白花花的。

 然后王大胜压着小脸,吭哧吭哧和种猪差不多。

 下面小莲是白花花的,不过王大胜却黝黑黝黑,带着汗味和汗臭,就在小莲的身上拱起来。

 但不到一分钟,满头大汗的王大胜就出溜下来了。

 累的呼哧呼哧的躺在了一边。

 放着浑身像是玉器一样的那小莲,他也无能为力了。

 王大胜人长得人高马大,下面的东西却不大,而且时间也短。

 那小莲起初不知道这事儿,不过她回门子的时候听二姐说男人那东西有一尺长的,能G一个多小时。

 那小莲就懵了,瞪着猫眼说哪有那么长,就半掌多长,也就一两分钟。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