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摸摸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0 ) 12 0条评论
 大M子,和你说,你是自己脱还是让我脱,你要是再这样,我可扯你衣F了!”

 闫三说着手抓住她的裙子就要扯。

 “别的闫哥,你这么G就不怕我男人孙五么?”

 “你男人孙五?”闫三笑了。

 “就算现在你男人孙五看着咱俩,我都照样和你好,孙五他算个P!敢和我说个不字我弄死他,大不了老子再进去这些年。”

 “闫哥,你别这样,咱都是乡里乡亲的,你咋能对我这样?”刘翠哭了。

 “大M子,你别这么说,我就是喜欢你,七年前我就想和你好了,就像多弄点钱,然后和你好,再把你带走,和你过好ri子去,没想到进去了,他孙五算什么东西,凭啥有你这么好的媳F?”

 闫三说着又要撕她的裙子。

 现在刘翠被身子被骑,地垄沟狭小,有力气也使不上,再说就算使上了,她的那点力气和闫三比可差远了。

 她只能呼喊,不要。

 她这么一喊,闫三更是兽xing大发,从兜里掏出一团布,一下就把刘翠的嘴给堵住了。

 闫三以前抢劫,都G惯了这买卖了,自然做事情前都是有计算的。

 堵住了刘翠的嘴,他的两只粗而有力的大手,像是老虎钳子似的紧紧的抓住刘翠的两只手腕子,然后死死按在垄沟下面。

 两条大腿一劈,就把刘翠两腿分开。

 下面的鬼头就已经抵住了她的腿窝子。

 “大M子,我就是喜欢你,我都知道,孙五那熊火好久没G你了,放着你这么好的媳F他不伺候,他还算是一个男人吗?你放心,以后你这块好地,我来种!”

 闫三说着张开大嘴就在刘翠脖子上啃了起来。

 刘翠嘴被堵住,身T也动弹不了。

 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眼泪顺着眼眶淌了下来,她拼命挣扎也只能是无能为力。

 闫三在她脖子上啃了一阵,又在她X脯上拱了拱。

 然后把刘翠的两只手用一只手按在。

 人还死死压在刘翠身上。

 另外腾出的手,给自己解K带。

 掏出了鬼头,然后就伸进刘翠的裙子。

 这时刘翠更挣扎了,两条腿拼命的乱蹬。

 闫三笑了笑,在刘翠大腿根儿掐了两把,然后一拉,就把刘翠白se的小K衩拽了下来。

 手也把她的裙上的扣子解开了。

 见刘翠里面穿的便是X罩,而是一个小红布兜兜。

 闫三眼睛一下发直了,嘴巴又在上面拱了拱,PG挪了挪位置,往里面一松动,就要进去。

 不过刘翠PG用力往后挪,不过却无法抵御这次侵袭。

 眼看刘翠就要被人弄进去了。

 闫三也笑了。

 这时他却没发现,身后的锄头已经高高的举起。

 陈楚已经观察半天了,真想这一锄头砸在他的后脑上。

 张老头儿说过人T的一些要害,后脑非常重要,如果打正了,一下就能让他脑瓜开瓢。

 陈楚冷静了一下,摇了摇头。

 真要是把这小子打死了,自己也要受到连累,最起M要判个十年八年的。

 这个可不行。

 他眼睛眯缝一下。

 忽然看到闫三撅起来的大PG,正要用力往刘翠的腿窝子顶。

 尾椎?

 也就是尾巴跟。

 那也是一处重要X位,容易致死,但不容易打准。

 陈楚不再犹豫,一锄头狠狠的朝那地方砸了过去。

 铲地的出头像是刀锋一样,很是锋利的。

 这下落去。

 闫三像是被间断尾巴的猫似的,身T一蹦多高,捂着PG喊叫着跳出了三四米。

 “我cao你妈的!”

 陈楚轮着锄头过去趁机啪啪啪又是J下子。

 闫三的大脖子,光着的X口上都被砍出了口子。

 “你妈比的闫三,你他妈还是人吗?老子今天弄死你!”

 陈楚横扫一下锄头,闫三毕竟在监狱呆过这么多年,也不是吃素的,虽然身上疼的要命,还是拿胳膊挡住了一下,锄头被打断了。

 陈楚一个错步,上去抓住断开的锄头,拿在手里又要冲上去。

 “别打了!”

 这时刘翠反应过来,捂着自己的X口喊。

 陈楚停住了,手里的锄头还指着闫三。

 闫三以为是刘翠的男人孙五来了。

 回头一看是陈楚。

 “我cao尼玛的陈楚,这他妈有你啥事?”

 闫三说着话,已经快速穿上K子,把衣F也披上了,检查身上的口子。

 “我cao尼玛的!刘翠是我婶子,我们两家十年邻居了,我cao尼玛,你说有没有我的事儿,你欺负我婶子,老子现在就去派出所报案,你这他M的叫强jian,够再判你七八年的。”

 闫三一下傻了。

 他不怕陈楚,毕竟这是一个把大小子,个头也不高。

 但是他怕jing察。

 进过监狱的人都懂法,甚至比jing察都懂法。

 那年头刑法重。真要是把事儿闹大了,一报案,自己再进去七八年倒是不能,三四年正常了。

 “行,你小子行!今天我孙五认栽。”孙五冷哼一声,一瘸一拐的走了。

 心里嘀咕,小B崽子下手挺狠啊!看我不他妈弄死你。

 等闫三走远了。

 陈楚低下身问:“婶子,你,你没事了吧……”

 “我没事。”

 刘翠擦了擦眼泪。

 “陈楚,这事儿你别和你孙五叔说。”

 “婶子,我哪能呢。”

 “对了,你咋在这呢。”刘翠把衣F收拾一下,并没有坐起身,两条大腿还露在外面。

 “我……婶子你头发乱了,我帮你弄弄吧……”陈楚这时想起来张老头儿的话。

 没等刘翠答应,他就伸手去抚弄她的头发。

 刘翠躲了一下,不过还是被陈楚弄了。

 这还是他这么近距离的跟刘翠在一块,看着眼前的刘翠,他更觉得迷人了。

 小麦se的P肤,那P肤像是无比的弹xing一样,X口饱满,面颊也像是人工休整的,那样的完美。

 怪不得闫三那混球忍不住,现在他都忍不住有种要把她当场按倒的冲动。

 陈楚刚上手整理头发的时候,刘翠还抵御,不过,他的手很轻柔,很细心。

 刘翠也就不动了。

 这辈子还没有男人给她整理过头发,现在她忽然有种小nv孩儿的感觉。

 而且,陈楚给她整理好凌乱的发丝,又抓过她的手。

 她的手上有了一些茧子,但还是掩盖不住曾经的细N光滑。

 陈楚把她的手握在手里,来回的揉着。

 嘴里说:“婶子,刚才他抓你的手疼了吧,我给你揉揉。”

 其实陈楚就是为了占点便宜。

 握住刘翠手的一霎那,他下面就Y邦邦的了。

 偷看刘翠这么久撒尿,终于靠的这么近,脑中一下就浮现出她如厕的情景,那圆滚滚的PG。陈楚不禁呼吸有些重了。

 揉着手,陈楚又过去揉她的脚脖子。

 入手又是滑腻。

 这时,刘翠看着他说。

 “陈楚,你为啥婶儿撒尿?”

 犹如一道晴天霹雳。

 陈楚手一哆嗦。把人家的脚也松开了。

 “婶子,你,我没有了。”

 “扑哧!”刘翠忽然破涕为笑。

 “你这孩子,你还说没有,你站在窗户上看,爬上房顶看,还……还躲进院子里的B米缝儿看婶子,你和说我婶子的身子好看么?”

 陈楚懵了,脸红的跟猴子PG似的。

 “婶儿,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喜欢婶儿。”陈楚说完这句话就不知声了。

 这些天终于把心里话说出去了。他觉得轻松了,也痛快了。

 抬起头看着刘翠。

 “刘翠婶儿,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是想你和好,为了你我怎么都行,闫三欺负你,你不要怕,有我呢。”

 刘翠有些迷茫。

 嘴唇轻轻咬了咬。一时不知道该说啥。

 过了一会儿,她才说。

 “你还小,婶儿比你大的多,婶儿是有男人的nv人,而且有孩子了,婶儿的姑娘才比你小五岁,等你长大了,婶儿答应你,把孙颖给你做媳F好不?”

 “不,我不要,我就要婶儿做我的媳F。”陈楚说着一把抱住了刘翠。

 他浑身有些颤抖,似乎想哭出来,做梦也想不到,想了这么久的nv人,终于被自己抱在了怀里。

 “你放开婶儿,婶儿和你好好说会话。”

 陈楚不动,就这么抱住她,身T像是有些僵Y。

 刘翠像要挣扎,但见陈楚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只是抱着她,并没有亲她,和脱她的衣F。

 也就任凭他抱一会了。

 刘翠觉得陈楚是没碰过nv人,所以才这样,并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再说,自己孩子都十一岁了,已经是三十岁的nv人了。

 抱了好一会儿,陈楚才放松了下来。闻着刘翠身上的T香,他的下面一直Y邦邦的。

 “婶儿,你和我好吧,我还是第一回。”

 刘翠板着脸。

 “啥?你这样和闫三有啥区别?”

 刘翠推开他,整理了下裙子。

 陈楚没动,还是颓废的坐在地垄沟里。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旁边放着那根断成两半的锄头。

 刘翠叹了口气。

 “陈楚,你跟婶子进小树林来,婶子让你摸摸吧。”

 刘翠心想,今天要是没有陈楚这孩子,自己就被闫三给糟蹋了,那以后还怎么做人了。

 想一想都后怕。

 自己声张了,下半辈子没法见人了,不声张,那闫三更是没玩没了的纠缠自己。

 刘翠往小树林里走。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