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到手上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0 ) 7 0条评论
 陈楚看着在眼前的这护士姑娘。

 她身上还传过来一阵浓浓的香水味。还有点别的味儿。

 反正他也说不好,总之,比那小莲那味儿还要好闻。

 老家伙以前告诉过他。

 处nv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香气,也叫做T香,更叫做nai香。

 一般男人是闻不出来的。

 只有经历过的男人才行。

 可能老家伙年轻的时候没少闻这玩意儿,不然是不会这么了解的。

 陈楚虽然没嗅出什么叫做nai香,也就是所说的那种膻味儿,很像牛nai和羊nai的那种味道儿。

 如果真正的处nv,好nv孩儿,便是具有这种T香。

 当然,他在那小莲、刘翠身上都没有闻到。

 刘翠不用问了,都生过孩子了,身上倒是有一G淡淡的汗味,咸味儿,和sao味儿。

 陈楚就喜欢她的那种sao味儿,特别的想闻。

 当然,更对纯处nv的那种nai味儿好奇。

 别管你怎么缝补处nv膜,怎么恢复**紧缩,都没用的,后天再怎么样也挽回不来先天的那种与生自来的东西。

 也有很多人说看处nv走路的姿势,看眉mao,看腰、胯骨之类的,但是最jing准也最简单的便是闻T香了。

 ……

 陈楚感觉这护士姑娘的身上除了浓浓的香水儿还有一种特殊的气味。

 有点牛羊膻气的味道儿,他还有点闻不惯,与之相比,他更喜欢抱着刘翠光溜溜的身子,用力去闻,去嗅,甚至去T她身上那G咸咸的汗味儿和那Gsao味儿。

 那是最吸引他的……

 小护士见陈楚盯着她看来看去,眉头蹙起来。

 “你看啥?我脸上有花儿咋的?”

 “你,你的眼镜真好看。嘿嘿……”陈楚傻笑一下,他对戴眼镜的nv的还是很好奇的。

 那眼镜框擦的又黑又亮的,让他心里一阵冲动。

 “就是一个眼镜框!”着话,手往上推了推。

 陈楚看到她又细又长的手指下面又Y邦邦的了,她的P肤真好,和朱娜一样。

 而且她的手,那么细,那么白,那么N,像是水豆腐似的,也跟朱娜的手一样。

 他别过脸去,咽了口唾沫,真想把这nv的吃进嘴里。

 “对了,你刚才说的打针,是往哪里打?”陈楚找了个话题问。他现在特别想和这nv的多聊J句。

 “一共打三针,第一针往你的yinP上扎针,就是生殖器下面的LP,你懂不?”

 陈楚咽了口唾沫。

 “是不是篮子P?”

 “哎呀!”小护士脸一下红了。

 “你咋那么说啊!。”

 “行,我不那么说了,你说第二针吧。”陈楚笑了,感觉这护士真逗,LP和篮子P不都是一样的玩意儿么!为啥她说LP不害臊,我说篮子P她就害臊了。

 这县城里面的人还真有意思。

 “第二针吧,是往你的睾丸上扎针。”小护士声音小了点儿,态度也不像刚才那样冷冷的了。

 “睾丸啥意思?”其实陈楚知道这玩意儿是啥,初中生物书里都写了。

 不过老师上课的时候不讲,让自己看书,生物老师是个nv老师,刚从大学校门出来。长得挺柔弱的,可能是不好意思说。

 学生都是在S下里看。

 陈楚这样闷sao的,就差把生物书那J段关于这方面的文字给背下来了。

 不过他故意问这护士姑娘,自己装不知道。

 “你……你真不知道咋的?”

 “真不知道啊,睾丸应该是啥?”

 “你刚才说啥了?”小护士问。

 “我刚才说……说篮子P了。”

 “哎呀,那东西就是……是你说的P里面的。”。

 “哦,知道了。”

 小护士也不用他问了,直接自己往下说了。

 “第三针就是打在你下面上面的,把你的下面给撸出来,然后就打在上面。”

 陈楚这下懵了。

 本来想调戏一下人家,但一听说这最后一针是打在下面上。

 那得多疼啊。

 平时点滴打在胳膊上他都怕疼,要是打在自己的明根子上,那不坏了么!

 小护士一抬头,发现陈楚脸都黑了。

 不由捂着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说你一个大小伙子怕什么啊?你还是男人么?这算是最小的一个手术了,你连闫三都不怕,你还怕这儿?”

 被这姑娘一取笑他,陈楚不好意思了。

 心想死就死吧,也不能让个nv的笑话了。

 但是这nv护士一说到闫三,他心里还是一紧。

 “你认识闫三?”

 “谁不认识他啊!他犯事儿进去的时候抢劫的就是我家邻居,当时我家就我和我妈在家,给我们吓坏了。现在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他呢!但也都是敢怒不敢言,你敢和他作对,听说上一回你还打了他,他这次是报F你,你挺厉害啊!对了,上次因为啥你揍他?”

 这护士说到这里满眼都是神采。

 “他……他欺负我婶子,所以我就揍他了!”

 “怎么打的?”

 陈楚把揍人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没把刘翠的具T细节说了。

 他只想在nv孩儿面前显摆一下。

 “哎呀,你真厉害!你叫陈楚对吧?”小护士问。

 “你咋知道我叫啥?”

 “你的住院单子我看了,我这儿还有你的登记。”

 “那……那你叫啥名?”陈楚趁机问。

 “我……我叫季小桃。”小护士脸上有点发红。

 “嘿嘿……那个,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你找我,我帮你揍他。”陈楚红着脸冒出一句这话。

 说出来后,他还真后怕起来,如果这姑娘真有人欺负找他了,他能行么。

 他是一直挨揍的,T格也弱。

 和闫三上次是偷袭,这回真是面碰面了,一下就分出高低了。

 毕竟他还只有十六岁。

 季小桃脸se红晕起来。

 “谁……谁用你帮啊!真有人欺负我,我找我哥,我哥是县城的混子,谁也不敢欺负我。”

 陈楚一听这个立马就软了。打闫三那是一时J血攻心。要不是刘翠被强jian那种情形,借他J个胆子他也不敢动手。

 他看了眼季小桃。

 感情人家有个厉害的哥哥啊。

 那自己还充什么大花瓣蒜。

 他想问一问季小桃的哥哥是亲哥哥,还是表哥,还是认的G哥哥啥的。

 学校里就有些nv生认的一些G哥,都是社会上的混子。

 要是受谁的欺负了,那nv生就找G哥揍他。

 陈楚以前得罪一个nv生,还被人找来G哥踢过一脚。

 当时吓的他腿都软了。

 现在腿也有点软,而且下面的下面也软了。刚才他还想偷偷的把手伸进K裆,有被子做掩护,看着季小桃的挺翘的PG撸一把,爽上一回。

 现在一想没胆子了,要是被季小桃告诉她哥,还不得把他打残啊!

 “我哥还跟闫三打过架呢!要不是我爹拦着,我哥能把闫三砍死……也就是因为这个,闫三报F,本来是想抢劫我们家的,没想到抢错了,大黑天把我们家的邻居给抢了……”

 季到这里。

 看见陈楚跟个木头橛子似的,一声不响,有点发傻。

 “哎,你咋不说话了?”季小桃凑近问。

 此时,她X口的v字挺低。

 里面露出了不少的chn光。

 如果陈楚头高高抬起一点,就能看到她两对雪白小兔子和外面的白se蕾丝边的r罩。

 但是陈楚不敢看了。

 怕被人家哥哥揍。

 甚至季小桃一阵阵的香水儿夹杂着T香传过来,他也不敢去嗅,身T还有点发抖。

 现在,他忽然想和老家伙好好学功夫了。到时候厉害了,就不用怕季小桃的哥哥。不管是亲哥还是G哥,肯定把他打趴下。

 ……

 “喂,你不说话,那咱现在开始备P吧!”季小桃拿过刮刀,下面还有个金属托盘。

 “哦,行。”陈楚木讷的答应了一声。

 “你倒是脱K子啊?哎呀,我让你全脱了,你别把K子褪下一小点,那我怎么给你备P啊!告诉你啊,要是这么整,刮伤了我可不负责。”

 季话声音抬高了J个分贝。

 陈楚下面一点感觉也没了,软软的跟一条小虫子似的。

 K子是脱了,两条大腿光溜溜的。

 被子也扒拉到了一边。

 季小桃看着他那软趴趴的东西笑了一下。

 “你自己用手提着,我现在就给你备P!”

 季小桃又凑近了些,让陈楚靠床沿坐着,下面垫着托盘。

 她手里的刮刀就凑了过去。

 刮刀碰到陈楚yin下的P肤,挺凉。

 “嘶嘶……”

 “咋了?”季小桃眨了眨大眼睛问。

 “没,没啥事。”陈楚一下乖巧了许多。

 “你自己拎住下面啊!别松手,还是那句话,刮刀碰到了我可不管。”

 季着已经刷的刮了一下。

 带着沙沙的摩擦的声音,但是手法却不是很熟练。

 “要不,要不我自己来吧。”陈楚说。

 “你自己来?那我G啥去啊?好不容易来一个做包P手术的,我还练手呢!你老实点给我,一会儿完事儿了。”

 陈楚蒙圈了。

 感情这护士是拿自己练手的。

 明白了,就是实习的,就跟自己的生物老师似的,连nvxing的**两个字都不说,就讲种子的胚芽和培根啥的。

 碰到生理内容就让学生自己看。

 这季小桃也是属于这种类型的。

 不过,就不知道她是不是大学毕业,如果真是,长的还这么漂亮,能给自己刮yinmao,还真是自己的幸福。

 回去自己可有的吹了,老子敢在nv生面前脱K子,还不算耍流氓,那nv的还给自己刮yinmao,这要是让班级那些小子知道。得羡慕死自己。

 陈楚这么一想,下面忽然Y了,而且Y的非常快,一下碰到了季小桃那如小葱般的NN的手上。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