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0 ) 7 0条评论
 Y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渗透进来,整个屋子像是从大树后面照she进来的光线一样的斑斑驳驳。

 陈楚的呼吸更为的急促了,眼前躺着的这个美nv的酮T让他J乎让他y罢不能。

 这刘翠撒尿刺激的多,此时整个大脑一P空白。

 忽然,季小桃叮咛一声。

 “嗯……”

 陈楚吓得一哆嗦,下面本能的就软了,一下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这是在G什么!

 有可能是犯罪了。

 这么一分神,本来Y邦邦的鬼头,一下变得稀松软了下来。

 吓得这家伙一跃跑到自己的床上。

 慢慢的把K子提上了,过了半个多小时,季小桃悠悠的转醒。

 穿上衣F后又唤了J声陈楚的名字。

 发现他已经睡得呼呼的了。

 嘀咕了一句:“睡得跟死猪似的!”然后穿上鞋和白大褂,整理了一下床铺,走了出去……

 直到最后听到关门的声音,陈楚这才眼睛睁开一条缝。

 见到空荡荡的屋子,才从床上坐起来。

 此时的窗帘已经被拉开。

 他眯缝着眼,走到季小桃刚刚睡过的床铺跟前,仔细逡巡了一番,发现了J根她的头发,忙捡起来,放在鼻前用力嗅了J下。

 然后踹进了兜里。

 本来下午给他切割包P的,不过医生临时有事没来,而且手术室也没有消毒。

 所以手术便往后拖延了。

 陈楚有些高兴。

 因为季小桃和他讲的要打那三针麻醉剂还是把他吓坏了。

 下午的时候,季小桃又来了一次,只是简单的检查一番病床,随后又整理了下床铺。

 陈楚冲她笑了笑,反而没得到什么好脸。

 见到季小桃一副冷冰冰的样子,陈楚有些不乐意了。

 心想还不如中午把她给弄了呢!现在掉过脸就不理自己了。中午的时候,季小桃K子都脱了,而且K衩都脱了,那是多好的机会啊!

 如果下次有机会,一定不会放过了,宁愿被她哥哥打残,也要跟他好上一次。

 ……

 县医院只有三层楼,也没多少医生,病房也不多,这些医生护士也没有J个好看的,加起来就十来个人。有个破食堂。

 陈楚下午的时候眯缝着眼睛转了一圈,就把这里弄熟了,见那J个nv大夫,nv护士也没啥好看的,就季小桃还挺漂亮的。

 这次反正也不吃亏,已经被自己看光了。

 但他过了一会儿想一想也挺害怕的,万一被抓住说自己是流氓,那可没脸回去见人了。

 晚上刘翠过来给他送饭,父亲也来了。

 陈德江呵呵笑着说不用来看这混小子,医院也是有食堂的,反正都是闫三花钱,不吃白不吃。

 刘翠点点头,她也知道总来看陈楚不好,毕竟人家是个大小伙子,自己是个有夫之F。村里人又开始说闲话了。

 因为是和父亲来的,陈楚表现的很老实,好J次想冲刘翠下手都没敢。

 最后看着她那圆圆的包裹在K子里面的PG,只能作罢了。

 第二天,大夫依然没来上班。

 按道理有手术是应该做的,中午的时候季。

 “陈楚,你知道为啥大夫没来么?”

 “我哪知道啊?”

 季小桃笑了。

 “你笑啥?”陈楚问。心想这要是农村姑娘身T被人家看了个遍都不想活了,这季小桃倒好,不愧是学医的,在自己房间就脱光了。

 就不知道她知道身T已经被看了,会咋样?

 “我不笑啥,你给医生红包了么?”季小桃声音放低。

 “我凭啥给他?”

 “哎呀,你小声点,最好还是让你爸给他送点礼,不给钱那就送两只大公J过去,肯定立马给你做手术……”

 “我家过年才吃一次大公J呢!G啥给他吃!”陈楚板着脸说。

 “你啊!不过也对,反正你在这里有吃有喝的,花的又不是你家的钱,反正是闫三倒霉了!”

 季小桃哼哼着去食堂了。

 陈楚看着她晃来晃去的小PG,也跟着去了。

 早上食堂就那J样,包子,大米粥,J蛋咸菜。

 半大小子正是能吃的时候,闫三已经在这里存了钱。陈楚踢里秃噜的喝了三大碗粥,吃了八个R包子,咸菜还吃了两碟。J蛋也吃了五六个。

 这还是他因为有很多人看他吃饭,所以不好意思放下的筷子。

 季小桃离他不远,看的都傻了。

 她往上推了推黑框眼镜。

 小声嘀咕了句:“这是猪啊!”

 一上午就这么浑浑噩噩的混过去了。

 县医院也不算忙,大病都去市里医院治去了。

 这里就是ai死不活的混着。

 一张报纸看半天的地方。

 到了中午,陈楚吃完饭早早的躺在床上装睡。

 而且这次打着呼噜都山响。

 路过的大夫进门瞧瞧,转身摇着头走了。

 直到听到季小桃脚步声的时候,他才放低了声音。

 因为那些医生都去午睡了,最后回来的便是季小桃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

 随后便是轻轻的关门和挡窗帘的声音。

 好像生怕惊动了陈楚似的。

 这次季小桃还带过来一只电风扇。

 调好了角度和风力,便朝着她自己的床上吹了过去。

 陈楚心里这个骂,这个死丫头,老子就不热么?装睡身上还捂着薄被呢!

 季小桃见门已经关严,门上的布帘子也放了下来,这才躺在了床上,有电风扇的风力,她感觉很惬意。

 鞋和袜子都脱了,想这么迷迷糊糊的睡去。

 而她不知道,对面看似睡着了的陈楚,肠子都悔青了,恨不得时间倒流,哪怕看着那挺翘的PG撸出去也好啊!这下人家不脱衣F了,这可怎么撸。

 不久,季小桃像是有些困了,迷迷糊糊中,感觉穿着衣F睡很不舒F。

 在家的时候她也经常L睡,由于自己一个房间,哪怕是穿着内衣睡都不是很舒F。

 而且她是学医的,自然也知道L睡对人身T的好处。

 但是县医院总共就那么J个休息的房间,都被一些医生占着,他们倒是一人一个房间的。

 她只是一个实习生,自然和医生比不了。

 她朝陈楚的方向唤道:“陈楚,陈楚?”

 听到的只是他的鼾声。

 想想算了,这货睡觉死的很,昨天他睡到下午两点,自己只L睡一个小时就行,从十一点半到十二点半,这个阶段自己脱光衣F,没人看的见了。

 想到这里,季小桃也壮着胆子,像昨天一样,把衣F一件件的脱掉,其实也没啥衣F,外面一个小衫,下面牛仔K,虽然这牛仔K是薄料子的,但也是热的很。

 穿在身上,裹得下面腿窝子chao乎乎的。

 脱掉K子,她就光着脊背跳到电风扇跟前,冲着两腿间的小窝窝吹了起来。

 舒F的差点让她呻Y出声。

 下面汗差不多G了的时候,她又蹑手蹑脚的钻进了被窝。

 做这些事情,她的大眼睛都一眨不眨的盯着陈楚的床。

 见他睡的很沉,一动不动,呼噜声还挺有节奏。

 不禁胆子更大了。

 直接上C把被子夹在两腿间,磨蹭了J下,感觉很舒F。

 便夹着被子睡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陈楚才一边装着匀称的鼾声,一边慢慢的翻过身。

 因为他已经听到了季小桃的深深的呼吸声。

 知道她睡熟了。

 转过身来的一瞬间,陈楚整个人差点成了人棍。

 两条腿抻得笔直。

 两手也狠狠的抓住被子,两腿间的鬼头死死的往前顶着。

 因为季小桃今天又没穿衣F。

 电风扇呼呼的朝她那边吹着,把她两条小辫上面的发丝吹得像是mao衣上的茸mao飘着。

 而光洁的美背,这次连那r罩都摘了下去。

 纤细的腰肢下面便是那圆圆的T部。

 那两瓣T瓣向上挺翘着,陈楚忽然鼻子热烘烘的,像是有什么YT流了出来。

 下面的鬼头也从来没有过的Y。

 哪怕是伸进那小莲嘴里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Y度过。

 陈楚忙快速的褪掉K子。

 下面K子也好脱,蹬掉K子然后就把K衩也脱了。

 那邦邦Y的鬼头像是一只尖锐的长矛直接指向季小桃那光溜溜的大白腚。

 陈楚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喷出去。

 万一明天人家不脱K子,或者换到别的病床睡觉,那自己不就是又没有机会了么?

 哪怕是撸,今天也不能放过了。

 陈楚光着脚丫子跳下床。

 身上有点黝黑,这样和人家季小桃一比,一下就明显了。

 人家的身T又白又N,就跟水豆腐做的似的,他整天在屯子里瞎跑,嗮的给黑鬼似的。

 但黑的挺结实的。

 陈楚走到季小桃跟前,看见桌子上放着她的衣F和内衣。

 还有那只黑se的眼镜框。

 他把眼镜框先拿在手里,然后戴上。发现还真是一个眼镜的空框框,这季小桃也不是近视眼,咋愿意戴着这玩意儿。

 但只要她一戴上,自己下面就Y了。

 季小桃整个人的气质就不同了,也更xing感了。

 他把眼镜框摘了下来,又放在自己的下面头上来回蹭。

 那下面本来就挺Y了,被光滑的眼镜框没蹭两下就有了感觉。

 陈楚吓了一跳。

 “乖乖,你可别这样就she了,要she也要she到季小桃的PG上才行!”

 他忍着,又抓过来一只粉红se的X罩,昨天穿的是白se的,今天就换成粉的了,这丫头真aiG净。

 陈楚直接放在鼻子上开始拱起来,像是猪拱地一样,也像吸食毒的人那样的狠狠的闻,狠狠的又搓又T。用力在脸上蹭着。

 随后放在胯下开始磨蹭了起来。

 r罩的布料滑滑的,感觉特别的舒爽,差一点就r /> 陈楚忍着,又抓起了一只小巧的K衩,黑se的,带着蕾丝花边的,下面的鬼头怒了,一G异常刺激的感觉袭上他的头顶。

 不好!这是要she的前兆,陈楚咬牙忍着。

 直接拽着下面,放在季小桃的PG上。

 那PG上的P肤好软。弹xing十足。

 陈楚受不了的,下面如长矛一样的坚挺的碰了碰那弹xing的P肤。

 季小桃嗯哼的呻Y了一声。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