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死了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0 ) 8 0条评论
 刘翠站在门口,一只手扶着门框。

 她今天穿的正是那件深蓝se的连衣裙。

 也就是因为这件连衣裙被风吹的紧紧的,把她的X和PG都裹挟的丰满滚圆。

 才让陈楚一路尾随。

 也差点让闫三强jian。

 她有好J天没来县医院了,也不知道陈楚怎么样了。

 今天便煮了一包自家小J下的笨J蛋过来看看。

 她觉得看不见陈楚这个半大小子心里痒痒的。

 像是有点想他了。

 但刘翠不想承认这些,因为她是一个结了婚,孩子都十一岁的nv人。

 她十八岁结婚,在农村那时候也很正常,二十岁的时候有了孙颖。今年她三十一了,不知道什么是ai情,不懂得ai与被ai。

 她只知道一个媳F就要守F道。

 最后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来看陈楚,就是人家救了她,就不能忘恩负义……

 她也没什么好衣F,最后还是选择这件深蓝se的连衣裙。

 虽然好J年的衣裳了,但没穿过J回,更没下水J次,所以看上去还是那样的新鲜。

 此时刘翠站在那里,浑身透出一G成熟的水蜜桃的风味。

 这种nv人是那种熟透了的xing感,不像那种小丫头,是一种青涩的。

 这种nv人像醇香的酒,越品越有滋味。

 不知道是连衣裙有些瘦,还是她身TX部和T部过于丰满,把一个连衣裙活脱脱的穿出了旗袍的味道。

 下面露出小麦se圆润结实充满弹xing的小腿。看上去是那样的气质和xing感。

 饭堂男医生的目光都在她裙子凸显的PG和鼓鼓的X脯上迷失。

 闫三也傻掉了。

 长条板凳扔在地上,大手搔着脑袋。

 咧嘴笑道:“M子,M子你咋来……”一句话还没说完,腰间就被陈楚踹了一脚。

 “我曹尼玛的闫三!”

 这一脚把他踹出两步远。

 要是平常半大小子肯定会被一脚踹趴下。

 但闫三人高马大的,被踹开一步,只打了个趔趄。

 “行了!陈楚!你也给我消停点!”

 季小桃大喊一声,又把陈楚推开。

 “闫三!不许你动手!你要是敢动他,俺……俺就去派出所告你!”

 刘翠也喊了一声。

 这一声闫三吓P了。

 去派出所告他有两个意思,第一个便是很简单的,以大欺小,打人家陈楚,还有个意思就是怕把他要强jian未遂人家刘翠的事儿抖出来。

 进过大牢的人都明白这些,甚至比jing察都懂法,闫三虽然横,整天吵吵的大不了进去再呆J年。

 但谁没事愿意去坐牢啊!

 “嘿嘿!M子,我不还手,我不还手……”

 闫三拍了拍胯骨上的脚印,又指着陈楚。

 “小B崽子!今天我给我M子面子,不和你计较,不过你他M的给我记住这一脚!”

 “行了!闫三你再撒泼我就给我哥打电话!”

 季着把陈楚拉到一边问:“你没事吧?”

 “没事!”

 两人第一次离的这么近,季小桃的鼓鼓的X脯刚才在无意中磨蹭了他身上好J下。

 感觉她X部YY的,不像刘翠那样软,也没有那小莲的软。

 ……

 “M子!你咋来了?”闫三这时跑到刘翠跟前问。

 他比刘翠也要高上一头,低着冲人家说话,满嘴的酒气喷了过来。

 刘翠小手往两边扇扇风。

 “我要是不来,你还不把人打死?我告诉你闫三!我没和你开玩笑,你要是再动陈楚一个手指头!别说我和你没完!”

 “那是……肯定没完,嘿嘿,M子,你别生气,你也知道我就是这个急脾气,但也不能全怨我啊,陈楚这犊子……”

 “嗯?”刘翠哼了一声。

 “哦,陈楚这孩子!行了吧!你看他就在这里住院养大爷,病好的差不多了也不出院,双眼P也割了,他爹让他做包P手术,这钱我也宁掏,但也不能总是赖在这不做手术啊!这样住下去得多少钱?这不是讹人么?”

 两人说着话已经走到了外面。

 季小桃听到这里和陈楚说:“你在这里坐着好好吃饭,我出去一下。”

 “你去G什么?我的事不用你管!”陈楚见这些医院的医生都一副嘲弄的看着他。

 那意思就像是他躲在nv人后面似的,有的是羡慕,有的则嫉妒。

 但是他受不了nv人站在他前面给他撑腰。

 而刘翠出现的一霎那,已经把这些男人的魂给勾走了。

 但是季小桃却是一时的母ai泛滥,见不得闫三以大欺小。

 “哎呀,你懂啥?人家闫三一个大老爷们能怕你个半大小子么!你要是敢不听我的,一会儿我哥来了,保不齐也连你一块揍。”

 陈楚一听蔫吧了。

 身T还哆嗦一下。

 季小桃扑哧笑了。

 “傻了吧!瞅你吓得这样,我哥还没来呢!咋的?你就害怕了?”

 “我怕个**啊!你真找你哥揍闫三?”陈楚问。他心里害怕,但嘴上也不能F软,不然太丢人了。

 “谁让闫三刚才推我了,我出去和他说说,他要是和我道歉就没事了,要不今天他就回不去了。”

 季着朝外面走去。

 那一晃一摇摆的小PG直让陈楚晕眩。

 这丫头也太嚣张了。

 不过人家有个哥,也算是嚣张的本钱了。

 季小桃走到外面,见闫三正和刘翠拉拉扯扯。

 嘴里竟说着陈楚的坏话,说他就是一个无赖,简直就是在讹人。

 季小桃不乐意听了。

 “闫三!你才讹人呢!你打人了,赔钱看病那是天经地义的!再说了,这也不是陈楚不做手术,是那个大夫想要红包,所以这手术就一直拖着,你就算把陈楚打残废了,那大夫不来,手术也做不了?”

 “你……”闫三刚想骂人,一见是季小桃,还是有些忌惮的。

 “那大夫是谁?家住哪?我他妈去找他!”

 季小桃哼了一声:“你自己不会去查啊!那大夫叫王洪斌!”

 “行了,没你的事儿了!我下午去找他!”闫三说着又要去拉刘翠。

 刘翠狠狠掐了他一下胳膊。

 这小子P糙R厚的,像是个大狗熊似的,根本不在乎这点疼,还是一句一个M子的套近乎。

 季小桃看不下去了,掏出手机拨号说:“哥啊,你快来啊!闫三来县医院了,好像要打我……你啥时候来啊!”

 闫三傻了。

 他知道季扬的M子叫季小桃,以前都调查过的。只是已经过去七年了,没想到人家M子长这么大了。

 他一想到季疯子要来,还是哆嗦了一下,被人差点砍死,还是发憷的。

 “小桃M子你这是G啥?不带这样的,我啥时候说打你了?”闫三有些窝囊的说:“再说了,多大个破事啊!我这回是找陈楚问他为啥还不做手术,既然是那个狗ri的大夫的事儿,我现在就去找他,以后不找陈楚麻烦了,你找你哥G啥?”

 “那你还站在这为啥还不走?”季小桃一瞪猫眼。

 “谁说我不走了?老子,我这不马上就要走么?”闫三说着往后退了一步,绊到了一块石头上,差点摔了一跤。

 “谁他M的把石头放这了?妈的!”闫三嘴里骂着,又冲季小桃咧嘴笑。转身一路小跑没影了。

 季小桃憋着没笑出声来。心想这种人就得哥哥能治。

 “大M子,多谢你啊!”刘翠感激的看了她一眼。

 刘翠不是忘恩负义的nv人,知道要不是人家,这闫三还不知道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他就这么死P赖脸的,自己还真没啥办法。

 “没事,以后他要是再死P赖脸,你说提我哥。”

 “你哥是季扬?”

 “嗯。”

 “那你哥一会儿是不是来啊?”刘翠还是担心怕打架,更不想因自己而起。

 季小桃笑着扬了扬手机。

 “哈哈!我根本没拨出号,闫三就吓跑了,其实我也不想找我哥了,他现在有个工作,不能再惹事了。”

 刘翠这才舒出一口气。

 ……

 “婶子,你来了?到我房里坐一会儿吧!”

 刘翠一看陈楚走出来,一看那眼神就知道这小子让她去坐一会儿肯定没啥好事。

 肯定又是摸又是亲的,把自己弄的浑身火热,下面也chao乎乎的,回去还得洗K衩。

 上次她就忍不住找个没人的地方抠了半天。

 刘翠脸红了,忙摆手说:“不用了,你在这里好好养病吧!闫三去找那大夫去了,差不多这两天你就能做手术,再过J天就开学了,你把jing力多用在学习上……”

 刘翠说着把怀里的一包东西递过去。

 “我怕你营养跟不上去,在县城医院的饭你吃不惯,给你煮了点J蛋送来了。”

 陈楚一阵感动。

 忙把这包J蛋接过来,感觉沉甸甸的,最少有二三十个了。

 “你去吃饭吧,我先回了。”

 刘翠说完看了眼陈楚和季小桃,快步往外面走了。像是要逃避什么似的。

 陈楚转身把J蛋又递给季小桃。

 “小桃你帮我拿回去,我去送送我婶儿。”

 季小桃俏脸一红,心想这该死的东西怎么管我叫小桃了。

 心一下跳的厉害。

 倒不是她喜欢陈楚,她心很高,以后的对象一定要是大学生,而且还要在县城工作的,家里条件最好是当官的才行。

 这也是她父母给定的条件了。

 自然瞧不上这个半大小子。

 但毕竟男孩这么称呼她,心跳还是加快,紧张的手心里都冒出汗。像有一头小鹿在身T里撞来撞去的。

 这时陈楚已经追上了刘翠,俩人走出了县医院大门。

 刘翠走的很快,而且说了好J次让陈楚回去。

 但他还是跟着。

 一直走出了五六里。

 路过一PB米地。

 陈楚见四周没人,只有B米叶子哗啦啦的作响。

 终于抑制不住的,从背后一把抱住刘翠,在她的脖子上狠狠亲了两口。

 下面感受到刘翠裙子里面裹着的圆滚滚的PG带来的凸感和弹xing。

 他一下就Y翘了起来。

 刘翠吓的啊的低低叫了一声。

 而陈楚的手已经抓住了她的X口。

 “婶子,我想死你了。”说着,就把刘翠往B米地里拉。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