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了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0 ) 10 0条评论
 朱娜只是一个十七岁的nv孩儿。

 而陈楚一个半大小子站在她身边,她怎么好意思脱K子?

 不过不脱又疼的受不了。

 王露医生C促道:“你快点脱,不然遭罪的是你自己,别说阑尾炎死不了人?”

 这话说的虽然牵强,但效果却不错。

 朱娜当时害怕了,嘴角chou搐两下一闭眼,便解开了短K的扣子。

 里面肥N的PG一下就弹跳出来。

 像是一只大篮球似的。

 陈楚的眼睛也差点跳出来。

 朱娜的PG要比刘翠的白多了,也圆多了,更是挺翘、弹xing多了。

 刘翠毕竟三十一了,结婚生孩子的nv人。

 自然和还没开B的小丫头没发比。

 虽然她xing感,还是xing感的冒油的那种,但是自身的P肤条件却没朱娜的好了。

 朱娜的全身都透出一G水汪汪的味道。那是清纯又青chn的气息。

 如果说刘翠是中午的太Y,又火辣又xing感,那朱娜就是早上刚出生的太Y,红润又养眼。

 陈楚有点受不了了,他侧着身防止下面支起来的帐篷被人瞧见。

 朱娜已经把短K褪到了脚踝处,大PG和两条光溜溜的大腿暴露在他眼前,她那大腿又白又直,比电视选美比赛上的模特还好看。

 还穿着的小黑内K非常的jing巧,不过天热,加上疼痛而渗进去的汗水,小内K现在已经是汗涔涔的S的很。

 “K衩也脱了!”王露医生说。

 “大夫……”朱娜为难了。不禁回头看了一眼陈楚。

 这家伙现在眯缝着眼睛。

 看到朱娜那副委屈的模样,他心里甭提多开心了。

 这小妞儿不是烦自己么?不是讨厌自己身上的汗味么!不是认为自己不配么?

 哼,现在老子就是癞蛤蟆要吃你的天鹅R了。

 “你看他G啥?”王露说:“他前J天割的双眼P,眼睛都肿了,根本看不清你,再说了,就是看见了能怎么着?谁还没长个PG?”

 朱娜愣了一下。

 王露继续说:“你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封建,现在是治病要紧,亏你还是学生,生物课怎么上的?再说了,就看J眼PG又能怎么样?能缺块R么?快点脱!一会儿耽误的治疗我可不F责任!”

 王露大夫说着,又喊季小桃给她拿三支麻醉剂。

 门外传来季小桃的答应声。

 王露算是个老大夫了,再说医院把男nv光着身子看的都很淡。

 比如说来个生小孩儿的,男大夫也有接生的。

 YF在手术台上都是脱的光光的,一丝不挂,而且孩子还从下面出来,男大夫还要负责宫疗呢。

 就是把手伸进YF的生殖器里面开骨缝之类的。

 就是把里面给撑大。

 这都是很正常的……

 所以王露很看不惯朱娜这样矫情。

 朱娜在乡里的中学校很洋气,在村里穿着xing格也都洋气。

 但毕竟也生长的农村。

 对县里还是有些忌惮的。

 被人这么一说,又看陈楚果然眯缝着眼,心里的抵触就小多了。

 再说小肚子太疼了。她实在受不了了。

 强忍着,把PG抬高,两手抓住内K的两角往下褪。

 陈楚只看到她光溜溜的两瓣大PG,还有那深深腚沟子。

 看的全身僵直的跟木棍子似的,好想伸手去抓两把。

 那短发飞扬,整天傲气不得了的朱娜终于光着PG出现在他面前。

 而下一秒他更Y了。

 只听王露大夫说:“把腿劈开,再劈大点,我要备P了。”

 “王……王大夫,能不能,不刮……”朱娜中xing又带有磁xing的声音响起。

 那声音中甚至已经带着哭腔了。

 “不刮?万一感染了呢?再说了,你现在发育的快,备完了,半个月就能再长出来了,你担心这个G什么?快点劈开……”

 王露说着手一扒拉她的大腿,便蹲了下去,一手握着托盘,另手拿着刮刀。

 又让朱娜两手扒开下面。

 那样备P的就更容易一些。

 朱娜没办法,既委屈又无助。

 后悔为啥不多忍一会儿去市里面的医院,不能像县医院条件这么落后了……

 备P的工作也有男的来做,医院没有这种男nv限制,不然怎么给人看病?光身子不光身子都没啥。

 朱娜抵触也大多因为多了这个陈楚。

 如果没有他在现场,就算现在给朱娜备P的是个男医生她也能接受。

 她认为陈楚内向,家里穷,学成成绩差,他不配。被这种人看光身子是羞辱。

 陈楚装着不去看,但实际上他眼睛一会儿都没离开过。

 朱娜那短发飞扬的臻首,还有痛苦无助又委屈的呻Y哭泣,他听的是那样的好受。

 就像自己压在她身上,在给她开B一样。

 张老头儿曾经说过,nv人的第一次很痛的,下面会出血。一个鸭蛋形状的一滩处nv血。

 nv人那时候会挣扎,会哭泣,还会呻Y,男人在上面却感觉到紧,感觉到还一阵阵的S润和发热,下面被箍得很享受。

 总之那种感觉比当神仙还好,重要的就是那种占有的驰骋的y望。

 现在听着朱娜痛苦的呻Y,她还连说了J声不要。

 陈楚J次都想把手伸进K裆里。

 只要碰J下,估计就能喷出去了。

 从他的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到朱娜分开的,白花花的两条大腿。

 她的两只柔N的柔荑正扒开着下面。

 只听到王露哗哗哗的用剃刀给朱娜备P的声音这个难受,心都要跳出去了。

 真想和王露大夫说说,让自己去给朱娜备P。

 就算给大夫红包都行。

 由于陈楚是在她身后所以看不清全貌。

 他想站到王露身后去看,但没敢那么做。怕被赶出去,换季小桃进来。

 他现在也不明白为啥让他来当帮手,季小桃不也闲着么?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多看一会儿是一会儿。

 他只看到朱娜分开的大腿,还有扬起的白皙的脚丫,那染着黑se指甲油的脚趾甲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中。

 他微微的翘起脚,看到朱娜的柔荑分开的地方露出一个凸的小包。

 像是小岗楼似的。

 那上面生物书上好像介绍过叫做‘音前庭’。

 那上面凸起的地方有一撮黑se的树林。

 很快被王露J下刮掉了。

 朱娜的下面的不少,至少比他的多多了。

 季小桃给他备P的时候,手法不是很熟练,但这会儿也应该备P完成了。

 “陈楚!你去把这东西倒掉!然后回来!”

 王露命令了一句。

 “哎~!”陈楚答应了一声。

 这活他太愿意做了,这可是朱娜的,他做梦都想这么G。

 走过去的时候,他还装的挺正经,端起那个托盘,头也没回的走出去。

 因为他知道,王露和朱娜都在看着他,就是装也要装一会儿正经人。

 端着托盘出了门,季小桃已经拿着三只玻璃瓶和Y针过来了。

 陈楚见到医院走廊长凳上坐着朱娜的母亲,此时低头很难受的样子。

 他没有去理她,直接问季小桃。

 “那瓶子里装的是啥?”

 “呵呵……”季小桃在他眼前晃了一晃。

 “麻醉剂啊!一会儿要给朱娜打的。放心啊,过J天你做手术的时候也要给你打。”

 陈楚一哆嗦,想起季的那三针,一针要打在自己的睾丸上,一针打在下面的头头上,还有一针是LP上。

 还没打光这么一听就像是在动用酷刑似的。

 “那这三针给朱娜打在哪?”

 “你……你问这个G啥?不害臊么?”季小桃瞪了他一眼。

 “啊,随便问问。”陈楚脸红了。

 “哎,你端的是什么?”季小桃又问。

 “垃圾!我先走了。”

 陈楚一溜烟下楼了。

 季小桃纳闷,垃圾倒在厕所里就行,你往楼下跑什么。

 一楼的厕所简陋,一般都愿意去二楼蹲厕所。

 陈楚跑到那里,看了看朱娜被刮下来的**,一阵的心跳加速。

 他曾经见到过刘翠的一根都收藏起来了。

 这下看到朱娜的这么多,想都留下了,又做贼心虚。

 所以留下一半,找个塑料袋包好藏在了衣F里面。

 剩下的都扔掉了。

 这才端着托盘跑了上来。

 心想等到没人的时候再好好看一眼。

 等他上来的时候,王露已经用酒jing给朱娜下面消毒完毕,又用手指碰了碰问她有感觉没有。

 朱娜点了点头,说有,但是不明显了。

 陈楚进门后,又走到了角落里,不过眼睛倒是撇了撇,不过朱娜这丫头的小手在两腿间还挡着,也没看清她的腿窝子。

 只感觉两条白花花的大腿,那中间一圈粉红粉红的。

 不禁又想起了老张头教育他的四大红。

 杀猪的盆。

 庙上的门。

 大姑娘的K裆。

 火烧的云。

 心想这大姑娘的K裆能和火烧云媲美,那美的肯定不行了,当然是红se,不过刚才看到的却是粉红粉红的。

 “陈楚!你过来!”

 正在他琢磨这事儿的时候,王露大夫又叫他了。

 “唔,我来了。”

 陈楚现在跟三孙子似的P颠P颠的跑过来。

 他现在特别感谢王露王大夫,恨不得给她跪下磕俩响头。

 “你帮我按住朱娜的两只胳膊,我要给她打麻醉针了。”

 “我……”陈楚犹豫了一下。

 “你是不是男人啊!快点!大小伙子怎么比老娘们还墨迹!”

 “好!”

 陈楚过去一用力,抓住朱娜的两只白皙的皓腕,往下按住。

 “陈楚,你松开!”

 朱娜挣扎一下。

 细长的眼睛眨了J下,长长的睫mao上又挂满了泪珠。

 口中喷出来的热气,还有零星的口水都喷在陈楚脸上嘴上。

 陈楚感到很甜,也有种罪恶的快感。

 “你喊什么?陈楚,给我按住了!季小桃,你也给我过来按住!”

 季小桃还是没有陈楚力量大,虽然比他大了两岁,两只手都按不住吃痛的朱娜。

 最后还是陈楚两手分开死死按住。

 两针麻醉剂分别打在朱娜的脊椎和腹部。

 朱娜翻过身打针的时候,陈楚看到那圆滚滚的PG。

 真白啊!

 下半身像玉一样,没有一点点的瑕疵,而朱娜的上半身此时已经被汗水S透,腮边的短发也S润了贴在脸上,已经满脸泪水了。

 “哭什么?还没做手术呢!陈楚,没你的事儿了,你出去吧,季小桃留下。”

 陈楚答应了一声。

 知道打完麻醉针后,就算给她开膛破肚也不痛了。

 此时,他满脑子还是朱娜PG的影子。

 朱娜的PG太白了。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