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肠道2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0 ) 7 0条评论
 吃完Y,季小桃感觉脸上有点**辣的。

 浑身似乎也热的很。

 不仅打开窗子透透气。

 下午没啥人,整个大院都静悄悄的。

 她回头看了眼陈楚,心想这样孤男寡nv的同处一室是不是有点不好……

 想到这里她脸红了红。

 一下想到了手里的另一P安眠Y。

 坏坏的一笑,心想要是把这PY喂给陈楚,是不是自己脱光了更保险一些?

 陈楚每天中午都睡到三个小时,要是吃了这PY是不是睡的时间就更长了?那自己岂不是又能多睡一会儿?

 想到这里,季小桃碰了碰陈楚,见他不动,又转过来唤了J声。

 陈楚开始不知道她要G什么,只是在装睡,后来这丫头把YP往他嘴里塞就明白了。

 心想这死娘们真是太可恶了。这种损主意都能想的出来?

 他故意不张嘴,季小桃也有办法,那双小手轻轻的捏住他的鼻子。

 陈楚抵不过气张开嘴,然后那双白皙的小手就把YP喂进他嘴里了。

 由始至终,她的动作都是很轻的,她在学校学的就是护理,动作也算是G净利索了。

 见陈楚没醒,她呵呵笑了笑。

 认为自己的高护学的还不错。

 真正的高护便是能做到不叫醒病人的情况下还能把YP顺利的喂进去。

 随后她又用羹匙喂了陈楚两口水。

 这才回到自己的床上,又拿纸巾把羹匙擦了好J遍,放进了饭盒里。

 她随后关上门,拉上窗帘。躺在床上,回头看了J眼陈楚,听见这家伙呼吸匀称,也便放松了下来。

 过了将近十分钟,季小桃上下眼P直打架。

 转头又盯了陈楚J眼,见他已经打起鼾声的时候,这才开始脱衣F。

 上身是一件雪白的小t恤,弯腰能露出后背的那种。

 里面是一件黑se的X罩。

 她哈欠连连的把上衣脱了,又把头发拢成两条小辫,一些发丝都耷拉的落进深深的两只大玉兔的沟壑里。

 弄的她有些痒痒,不过更是难敌困意的来袭。

 季小桃哈欠连连的又把黑se眼镜框摘下来放在桌面上,白N的小手伸展到身后轻轻的摘下小r罩。

 这时,那两只硕大的大白兔便弹跳出来,一颠一颠的,像是弹跳起来的大P球。

 她小手抓了两把,无限困意的蹬掉了平底鞋。

 L身睡习惯了,不光身子即使再困也睡不着,这个mao病还是两年前在中专落下的。

 因为寝室八个nv生都L睡,她不L睡就不正常了,也受到传染跟着光着PG睡觉了。

 可能也是安眠Y的要紧上来了,她集中jing神才解开齐b裙的扣子,拉下了拉链,她连同白se的小内K也一同褪下来,直接扔在床上。

 随后再也忍耐不住。

 白花花的大腿直接夹住被子,两只胳膊也像是蛇一样的搂住被子,像是猴子抱住树G似的,倒头便睡了。

 不久便传来了轻微的鼾声。

 电风扇开着小风,她的玉背和两条小辫上的发丝被吹拂着,那小内K也被吹的一动一动的。

 两条**也禁不住风似的随意的摩擦起痒来,一下下又像在做什么舒F梦似的,随后那穿着丝袜的小脚也不知觉的搭在床沿上。

 就这样过了十多分钟。

 陈楚才睁开眼,口中的YP他早就吐了出来。

 不过他没扔,觉得这东西有用,世面上都买不到的安眠Y,那效果一定很好了。

 他一直等着季小桃睡的极熟了,这才回过头。

 下面一下就挺翘起来。

 Y邦邦的似乎要把K子穿破一个大窟窿。

 不知道季小桃的PG沟是最近自己蹭的,还是怎么的,好像比前些天又深了不少。

 陈楚蹑手蹑脚的站起来。

 看着眼前这酮T,让他血脉膨胀恨不得开撸。

 他边琢磨边脱衣F,夏天穿的都特少,尤其是男的。

 背心一脱,下面K子连同内K和鞋便一连串下来了。

 只J秒钟,陈楚就脱的光溜溜的,而且又光着腚检查了一下房门,做贼心虚似的怕有人突然推门而入。

 陈楚自嘲的和人家季小桃一比就是一黑一白的两种人。

 和前J天一样,他没敢直接过去摸人家PG。

 而是走到桌子旁边,拿起人家的X罩和眼镜闻了又闻,又在自己下面磨蹭了一番。

 这时季小桃竟然打起了呼噜。

 陈楚不着急的在找季小桃的内K,想用那白se的小内K在下面磨蹭磨蹭一番,却找不到在哪里了。回头一看,那内K不知怎么弄的,挂到了她的脚踝上了。

 而季小桃丝袜竟然没有脱。

 那Rse的丝袜直接到了大腿根,把她两条**包裹的更为xing感和让人喷血。

 陈楚虽然抑制不住,但还是压抑着,要是平常他早就迫不及待的撸一把了,但他现在不想那么没出息,总是撸,算个什么男人了。把季小桃上了才算男人!

 他仗着胆子走过去,先从头到脚,轻轻的在季小桃的玉T上闻了一遍,尤其是PG和脚,他闭着眼,鼻尖贴着人家的PG沟这顿闻,就差去T了。

 而且对那双小脚丫也是如此。闻着那稍微有点强烈的气味他的下面也从来没有过的Y度,从来没有过的膨胀了。

 闻了J分钟,他站直身子。

 季小桃的脸冲里面侧身而卧,他试探着碰了一下。

 见没有反应,才慢慢的加大着力度,嘴唇轻轻的靠过去,想亲一亲她的脸颊,不过季小桃整个人抱着被子,脸蛋儿都贴到被子上。

 而两腿间的桃花深处也看不到。

 陈楚自然亲不到人家的脸,不过还是激动的亲到了季小桃白皙的脖子上。

 “啵!”的一声。

 他轻轻的亲了一下,季小桃一点反应都没有,只呼呼的睡着。

 陈楚心里骂自己,还他M的是个男人么!胆子也太他M的小了!

 其实男人的胆子都是一点点的锻炼起来的。

 横扫世界的蒙古王成吉思汗,军阀混战时期的东北王张作霖,小时候胆子也不大,都是在那个时代经历过无数战争而磨练出来的。

 陈楚这点胆量倒是从偷nv人身上磨练的,不过他现在还太N,做不到无耻无惧的大境界。

 这时他轻轻的一条腿跪在了季小桃的床上,接着是另外一条腿,然后慢慢的躺下,下面已经支起来十六七公分的棍子。

 像一条愤怒的野兽一样直刺着面前水NN的娇躯。

 陈楚的手慢慢的落在季小桃的肩头,他的手因为劳作的原因有些粗糙,但碰触到那娇躯的玉背,更是有感觉。随后一点点的往下摸索到她的后背。

 动作轻柔无比,很怕一个不好弄醒了。

 那就不好收场了,季疯子能劈死他。

 正所谓美nv险中求,能把季疯子的M子睡了,想一想都是多爽的事儿。

 陈楚想的兴奋起来,嘴唇也落在季小桃白皙的背上一点点的亲着,一点点的T舐。

 随着那娇躯的柔软粉N。

 他的力量也一点点的增大。

 甚至发出了**的亲吻声。

 陈楚太激动了,大脑J乎是一P空白,而这时他也相信这安眠Y的效果,最后手掌也加大力道一把便放在季小桃挺翘饱满的PG上。

 两手托住她的PG,开始在T尖上亲了起来。

 啵啵的声音让他整个人都像是过电一样,都麻木了。

 呵!我竟然上了季小桃的床了?我竟然光着腚和同样光着腚的季小桃睡在了一起?而且手还抓着她的PG?后背还让老子亲了?PG也让老子亲了?老子就差上她了!

 陈楚脑中兴奋的J乎要炸开。

 这是他一直做梦都没想到的事儿。他只认为自己是一个农村的半大小子。可能一辈子都得不到这样nv孩儿的好脸se。

 但是现在自己却和这样的nv孩儿睡在一起。

 以前没人瞧得起他,甚至村子里的村里的丫头都看不上他,现在……哈哈!老子竟然和县里的实习护士睡在一张床上?

 陈楚呼出一口气,感觉无比的自豪。

 而这种舒F的感觉,在他两个月后,和nv大学生村官也是如此赤身**的睡在一起,而且nv大学生村官还是自愿的宽衣解带与他J合。这种癞蛤蟆吃到天鹅R的兴奋,两个月后他又彻彻底底的感受到了一回。当然那是后话了。

 此时的陈楚,和飘飘y仙没有什么区别,认为自己一辈子的梦想都得到了,他伸开有些粗糙的手掌,握住那天天穿着K子在自己面前一撅一撅的小PG。

 一声声的舒F的呻Y出声。

 身T也笔直的跟一只棍子。

 脚也伸到季小桃白皙娇N的小脚上,和人家比个。

 发现这段时间他好像长一点个头了,不过还是没人家季小桃高。

 他心里更美了,自己和这么高的nv人睡在一起,他美美的又抓了一把季小桃的PG,充满弹xing的PP入手时又狠狠捏了一下。

 “嗯……哼……”

 没想到季小桃呻Y一声,就势翻过身来。

 陈楚吓傻了,心脏差点跳出T外,当下动也不动,眼睛都闭上了。

 心想坏了,季小桃醒了,他似乎看到了季小桃跳脚大骂,他光着腚躲在墙角,随后季小桃抓住被子围住身T,然后掏出电话把季疯子叫来。

 他的头P都跟着一阵阵的发麻起来,季疯子能把他砍成八块。

 他正思绪纷乱时,一双暖暖的手抓了过来,他的腰也被搂住了。

 X膛也被两只软软的R球紧贴住。

 并且自己的大棍子也抵住一处异常柔软温柔的地带。

 陈楚吓得魂都没了。

 季小桃和他脸贴着脸,还一劲儿朝前拱着,两只胳膊像是蛇一样的搂住他的脖子。

 她X前的那对白花花的大白兔已经紧紧的贴在他的X膛,还随着身T一拱一拱的,和他的X膛磨蹭着。

 两条白花花的被丝袜包裹着的大腿也把他的腰肢夹住。

 陈楚下面的大棍子Y邦邦的抵在她白皙平坦的小腹上。

 一动不动过了半分多钟,陈楚算明白过来了。

 不禁擦了一把冷汗。

 季小桃没有醒,只是翻了个身,把他当成刚才的被子给抱住了。

 睡梦中的季小桃玉T像是八爪鱼似的,已经把他死死的缠绕住。

 而且那两条白花花修长的大腿越来越用力的,开始夹着他的腰摩擦起来。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