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去撒尿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1 ) 6 0条评论
 那小莲被G的迷迷糊糊的,感觉身T像是在风口L尖上,一L高过一L。

 一会儿像是跳到了L头,整个人被巨L涌起J百米高,不过又旋即又落入低谷。

 她浑身汗涔涔的,下面撕裂般的疼痛,到最后甚至麻木至极。

 娇躯上像是有一座大山在压着她,身T里面那只长长的大棍子像是要穿透她整个娇躯,那Y度,那力度,让她爽了,更怕了。

 她终于T会到了二姐那小青告诉她的什么叫做十七仈ji岁男人的根,能把锅盖顶一个大窟窿了。

 太猛了。

 当然,男人那东西有长有短,有粗有细,即便是短小的,十仈ji岁也是勇猛的时候。

 但是大多数男人这个时候都是一路撸过来的。

 “陈楚……你别,别G了,让姐睡一会儿……”

 那小莲感觉祈求是那么的无力,也无用。

 感觉身上的陈楚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专门为办事而生产的,就压在她身上一次又一次的G。

 而且不断变换着姿势,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木偶,一只风雨中飘摇不知方向的落叶,落叶知秋,她感觉到了萧瑟,同时也获得了丰收。

 ……

 这时,那小莲又被翻转过去,她已经动也不动了,只在那嗯嗯着,任凭蹂躏,连**的力气都小了很多。

 已经被G了四次了,陈楚停了一会儿。

 开始每次都休息十来分钟。

 这次休息快一个小时,他看见那小莲趴在那里,挺翘的小蛋儿,还有她下那火烧云的R有些翻翻着。

 他又摆弄了一会儿她的小脚丫,这才又压了上去。

 弄了这么久,G的频率至少有两千来下了。

 陈楚感觉有些轻车熟路,而且看着那小莲那本来被拍击得都通红的,他下面又Y了起来。

 他有种感觉,第一次喷出去的时候有些快。

 第二次慢点了。

 第三次G的时间更长了,不过有些麻木,喷出去的东西也少了,第四次就感觉就是机械的G了。

 要不是认为这是在Gnv人,不G白不G,白G谁不G,他早睡觉去了。

 又一想这是给别人戴绿帽子,他就兴奋。

 看见那小莲通红的都是自己拍的,那对大白兔也被抓的通红,还留有五指印,他心里就特满足。

 下面便又Y邦邦的。

 弄了好J次,他对nv人下面的火烧云了解的更深刻了。

 第五次没废什么力气就弄了进去。

 这次感觉里面宽松了一些,不过G起来还是噗嗤噗嗤的水汪汪的。

 这种水汪汪的,滑腻腻的感觉给他下面带来的快感更多。

 张老头儿说过,越是sao的nv人下面的水便越多,这那小莲还真是saonv人一个啊。

 再说,她这趟去沈城得有六七天了。也便是六七天没被男人G。

 下面的水也一直留着,而在沈城她二姐家吃的也好,住的好,也不cao心,但是就是下面憋着的难受。

 没男人那东西G她,她就痒痒的不行。

 有一次她和她二姐出去买菜,买H瓜的时候她二姐那小青挑了J根小的,她随手扔进去两只大个的。

 她二姐没说什么只是笑。

 回家的时候,那小莲非要做菜,而且就做那H瓜的凉菜。

 于是,偷偷的把那J根小H瓜给做了,大H瓜她偷了一根。

 她只是感觉H瓜很像男人的那东西。

 她二姐家虽然房间要有一百八十平,卧室有四间,她自己住一间,但每天晚上她去卫生间撒尿的时候,都能听见她二姐房间里传来‘造耐’的声音。

 她二姐**声很sao,很L。

 一劲儿要求她二姐夫G。

 ……

 那小莲不行了,啪啪啪的声音听的她脸红心跳的,就偷偷的溜进屋子,脱光了,用H瓜出溜下面。

 不过H瓜粗,她没太弄进去,只弄进一个点,而且那东西冰凉的,不像男人的那东西有温度,感觉也差远了。

 再说她也不敢用力弄,万一把H瓜弄断了,在里面不出来怎么办?还不得被二姐和二姐夫笑话死?

 所以,这也是那小莲只住了六天就憋不住要回家的原因了。

 不然沈城那么好,她可不想走的。

 再好的ri子没有男人,她一个小媳F是没法过的。

 ……

 现在好了,被G了。下面不痒痒了。

 岂止是不痒痒了,下面好像被G漏了,R都被G翻翻了。

 这时,她又感觉那大棍子弄了进去。

 “哦……”她一声。

 “弟弟,求你……”她刚说一个求字,感觉自己的头发就被抓了起来。

 而且那下面被猛G一次,头发就被揪起来一次。

 “陈楚!我……你他M的不是人……我糙……你让不让人睡觉了?”

 那小莲张嘴骂了起来。

 陈楚笑了,她越是骂他的下面就越Y,有种强暴的快感。

 下面又开始跟捣蒜似的,那小莲趴在床上,也撅不起来,就那么被压着,被G着。

 噗嗤!噗嗤的声音让她又到了一个新的巅峰。

 “哦,哦!”陈楚越G越爽,下面越来越用力。

 “陈楚!我……我C泥马啊!”

 ……

 那小莲不知道骂了多少句C泥马。

 陈楚终于被骂到了高chao,喷r /> “哦~!啊!!!……”

 ……

 喷出去算是软了,就那样压在那小莲的后背上,下面的东西流了她一腚沟子,他也不管了。

 整个人软绵绵的躺在她白花花的身上,下面也没有拔出来,就那样软软的cha着。

 这货终于感觉乏累了,迷迷糊糊的开睡。

 “畜生!”那小莲骂了一句,也感觉有些累了。

 想翻身却没力气翻不动,好在这床很有弹xing,被这样压着不像被G那样有压力,再说被G好J千下,那种撞击都熬过来了。

 现在只被压着她也舒F多了,就是X口有些发闷。

 好在大白兔不小,贴着被子还能承受身上男人的力道。

 不知过了多久,陈楚睡的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

 那小莲才顺势翻过身T搂着他结实的X膛,还迷迷糊糊的在陈楚身上又亲又摸。

 雪白的大腿还P腿骑到了陈楚身上。

 ……

 一个男人一晚上到底能G多少次,十仈ji岁最猛的时候七八次是有的。

 也有狠人十来次的。

 当然事后得休息J天了,听说军阀混战的时候,有个大军阀……不提名字了,能G十多次,一夜连御十J个nv人。

 而且下面家伙也特别的大。

 当时特别的有名气,很多大家闺秀,还有风sao的官太太们都主动千里送13,请求被G。

 其实人有的时候在办事这方面也很像动物。

 谁家驴,马等牲口长的个头大,下面大,总会吸引雌xing去配种的。

 但雌xing吸引雄xing的也是自身的特点。

 就像nv人能吸引男人的,是相貌,年龄,肤se,大,大白兔,小蛮腰等等。

 见到这样的nv人哪个男人都想上。

 还有一种nv人,吸引男人的地方很与众不同。

 那就是气质!一个nv人会sao,算不得气质,那种能让男人一下就Y起来,想要马上压在身下征F的,就是那种比sao气更上档次的气质了,比如明星……不一定好看,要的就是征F……

 ……

 两人起床的时候,天se都擦黑了。

 那小莲紧紧依偎在陈楚怀里,动也不想动,小手摸着他的X膛。

 一副的小鸟依人。

 她这幅sao样在她男人王大胜面前一次也没有过。

 每次和王大胜办完事,都一脚踹到一旁,自己去睡觉,王大胜就是想搂着她,她都烦。

 想摸她一把,还得轻轻的,悄悄的去摸。

 那还被那小莲把他胳膊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

 但现在陈楚想G啥就G啥,想摸哪就摸哪,而且手上力道还特重。

 抓住那小莲的蛋子大手一用力,就是使劲的抓上一把,抓的这小娘们哎呀痛叫一声。

 她也不恼,还甜甜的说一声:“讨厌啦!你咋那么坏呢!”还给陈楚甜甜的亲了一下小嘴儿。

 要换成她男人王大胜,早就一打嘴巴子chou过去了。

 陈楚就揉着她的蛋儿,一劲儿的掐着,还摸着她的火烧云。

 舌头伸进那小莲的下嘴里吸允着。

 她的小嘴很甜,两条舌头缠绕在一起,那小莲不久就发出了呜呜的声。

 陈楚笑了。

 心里笑王大胜这个Y盖王八当的可真不是一般的Y啊!老子这么玩,你的nv人都愿意。

 他以前T窥过他们玩,王大胜碰哪都不行。

 而现在自己碰哪里那小莲都愿意,大腿还禁不住在他下面磨蹭。

 一只小手还抓住他的下面,慢慢的撸着。

 陈楚深呼吸一口气。

 下面又Y了。

 那小莲怕了。

 “陈楚,你别,你别弄了,弄多了对你身T不好……还有,我刚才检查一下我的下面,好像都肿了,你……求你了……”

 陈楚下面更是梆Y了。

 “肿了?”

 “小莲姐,你下面肿了是啥样?我来看看……”

 “哎呀!你怎么那么烦人啊?nv人还有啥东西啊?不都给你了吗?你就别看了好不好?我去撒尿……”

 那着转过身,光着下了床。

 陈楚看着她那白花花的,下面又Y了。

 心里也更佩F老张头。

 他告诉自己就要狠狠的G那小莲,千万别怜香惜玉,对付这种nv人就要玩弄。

 自己听了。

 现在真就狠狠的G,还真得到那小莲的心了。

 看来,张老头儿是个宝啊!

 陈楚现在最想G的就是朱娜。

 那个小妞儿整天对他吆五喝六的!

 还他M的要收自己的暑假作业!

 你他M的算老J啊?

 行?你等着,等老子出院了,找张老头儿出主意,尼玛的G死你,非把你下面G裂了不可!

 陈楚嘿嘿一笑,看那小莲光着跑进厕所。

 他也兴奋的追了过去。

 “小莲姐,等等我,我也要撒尿,咱俩一起……”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