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潭水深千尺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1 ) 11 0条评论
 季小桃打着哈欠,已经走到门边了,才想起自己身上汗啧啧的,护士FJ乎都贴到衣F上了。

 她是个有洁癖的人。

 汗水的味道让她不禁捂住了琼鼻。

 本来她已经昏昏y睡的,此时一下就清醒了许多。

 “哎呀,真是的,身上出了这么多的汗,真是难闻死了!”季小桃小声叹了一句。

 而且里面的内衣也S乎乎的贴在了身上,她更是不习惯了。

 心想刚才还不如和王露一起去洗澡了,也能好好的冲一冲。

 现在人家早已经走了。再说了,一看时间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就算下午没啥事儿,也顶多睡到两点。

 这要是再折腾去洗澡,nv人洗澡还麻烦,还不得一个小时啊,回来就不用午睡了。

 不禁对这个加急的阑尾炎手术抱怨了起来。

 平时一个月也没有一个急xing阑尾炎的,这才J天啊,就来了两个了。

 可真是倒霉啊!

 还好,那个阑尾炎手术的患者手术后也是嫌弃县医院条件不好去市里面的医院了。

 不然她还要去查床之类的,真是麻烦死了。

 季小桃打了个哈欠,往上推了推黑se眼镜框。真是后悔当初选择学高护这个专科了。还不如去学牙医,别小瞧了治牙的,这玩意儿可是赚钱的狠啊。

 简直是暴利。

 她有两个同学人家报的就是牙科,现在在县里开个小破诊所,也就P眼子大小的地方,一个月全都去掉了净收入五六千不费力气。

 自己可好,费力找人,托关系的,现在累死累活的才在这里实习,一分钱不赚还白给人家G活。

 家里还一门让她找一个城里的对象,家里有钱有势的,然后嫁过去,捎带着还把工作给解决了。

 这两天来打麻将的,有个挺瘦的叫齐冬冬的小子。

 那人总是输钱。

 而且每天晚上都输个好J百。

 而且每次她一合上麻将,有‘觉’了,总是这小子点P。

 开始她觉得那小子不会玩,傻子都知道打出三万那糊牌的不是二万就是五万,反正这中间的不能打的。

 他偏偏往这上面打。

 而且点P输了钱还嘻嘻的笑。

 季小桃真不知道这小子是真傻还是装傻,但是不傻为啥就这么连续输钱?

 而且有J次他把麻将推开,季小桃眼睛尖,见他明明糊牌了,他也不吱声。等着人家糊了,他就把麻将推的乱八七糟的说自己运气差。

 而且还是笑嘻嘻的。

 季小桃昨天晚上就大喊了一声别动!

 然后把他的牌摊开,见他明明已经糊了。

 齐冬冬就嘻嘻哈哈的笑。说太晚了,困的他没睁开眼睛,没看到。

 季小桃冷哼一声。

 “既然你困了!那就别玩了!散了!”

 说完,她把赢的钱都不要了,都扔在麻将桌上ai谁要就谁要!

 转身扭着小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扔下齐冬冬脸长长的眨着眼。

 季小桃算是明白了,原来都是哄着自己玩呢!

 每次打牌都是他哥哥,齐冬冬,还有她爸,再不就是她妈跟着玩。

 而且每次都是她赢的最多。

 她就是再傻心里也明白,这就是个局!

 巴不得把自己给嫁出去。

 那齐冬冬长得圆圆的大脑壳,小眼睛se迷迷的,一脸的雀斑,头发短的很,一张嘴还是一口的大H牙。

 那样子要多烦人就有多烦人。

 开始介绍说,他是哥哥的一个朋友,在市里开保健品店的。

 这两天才知道齐冬冬的老爹好像是一个厂子的副厂长啥的,她哥哥季扬在那个厂子当个小头头。

 季小桃算是明白了,这是想合起伙来把她给卖了啊!

 进屋后不久把这J天赢得一千多块钱都划拉起来,然后出门甩在了齐冬冬的大圆脸上。

 把那小子弄的一愣一愣的。

 季小桃又扭着进屋了。

 气呼呼的把门狠狠的摔上。

 季小桃的哥哥和母亲都说她不懂事,不让齐冬冬生气。

 齐冬冬却眨着小眼睛看呆了。

 感觉季小桃生气的时候太美了,美得无法形容了。

 他下面的小东西已经Y翘翘的了。

 他感觉自己老爹的工厂那些年轻的nv员工没有一个比得过季小桃的。

 还有自己玩过的那些nv人,一个个的要多sao就有多sao,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给睡过了。

 和季小桃一比简直mao都不是了。

 这小妞儿这撅驴一样的脾气正合他的胃口。

 他J乎全身都直直的跟一根木头棍子似的。

 心里特想让季小桃chou他的大嘴巴,狠狠的chou,有多狠就chou多狠,自己情愿跪在她面前给她T平底鞋,TK衩都行。

 “齐少,你没事?”季扬见齐冬冬动也不动。心想别把自己饭碗砸了,他当个头头一天啥也不G也能开个四五千的工资呢。

 要是自己的MM和齐冬冬的事儿成了,不仅她的工作解决了,自己也能弄个车间主任啥的当当,那一个月工资能翻倍。

 而且外捞也多了。

 “没事……没事……”齐冬冬反应过来,他的魂魄都被季小桃给勾走了。

 ……

 季小桃在房间里听到他们说话这个气。

 自己的爹妈还有哥哥简直就是把她往火坑了推啊!

 玩完麻将已经快一点了,她在床上翻来翻去的睡不着,失眠到四点才呼呼睡了。

 闹钟六点半响了,她想不去上班了,不过呆在家里更麻烦,那齐冬冬没准还会继续来纠缠的。

 便打着哈欠往外走。

 她老妈还假惺惺的劝道:“哎呀,姑娘啊!太困了,就别上班啦!在床上好好睡一觉,下午让你哥哥领你上市里好好的买J件漂亮衣F……”

 季小桃都无语了。

 看着她老妈手上的金手镯子,怎么这么眼生?

 肯定是那齐冬冬送的。

 那小莲抓起一个包子边吃边往外走。

 ……

 ……

 此时,她已经困的上下眼P都直打架,不过身上黏糊糊的她可不想就这么去睡了。

 强打着jing神到二楼厕所洗了把脸。

 然后从铁柜子里泛出一套衣F,当然也有内衣内K。

 县医院每个员工都有自己的一个柜子,换洗的衣F都放在那里。

 季小桃拿出换洗的衣F后,又打了一盆清水,随后往三号病房走去。

 心想反正陈楚那家伙也不知道哪去了,可能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这时候已经是八月末了,快开学了?应该回去上课不做手术了。

 再说这个破县医院已经快H了,人说走就走了,出院手续也不用麻烦的去办理,再说花的也不是他的钱,到时候闫三过来把余下的钱结算走就行了。

 自己正好在屋里洗个凉水澡,好好的凉快凉快。

 她想的挺美的,一进屋差点水盆掉在地上。

 陈楚这家伙呼呼的睡的正熟。

 她困的迷迷糊糊的所以没注意陈楚的呼噜声。

 见这家伙睡的昏昏沉沉的。

 季小桃脸上羞红一P,想起前天,自己隐隐约约的知道是两条大腿夹着被子睡的。

 怎么……可能是翻身然后自己把被子盖在身上的?而且还盖的还很严实?

 是不是这小子先醒来,然后看到自己光着腚,不好意思才给自己盖被子的?

 季小桃越想越脸红,最后摇摇头,她心想陈楚才不会那么好心给她盖被子啥的呢!

 着自己光着腚他不摸J把就不错了。

 肯定是自己盖着被子,他啥都没看到。

 她呼出一口气,往上推了推黑框眼镜。

 随后掏出一只塑料瓶子,从里面到处两粒安眠Y。

 随后笑嘻嘻的走到陈楚跟前。

 发现这家伙双眼P消肿了不少,看那样子有点好看了,而且脸还白了不少。

 她先推了推陈楚,见他还在睡着。

 不禁又嘀咕一句死猪。

 然后按照前天的方法小心翼翼的把安眠Y送进他嘴里,又喂了他点水,怕陈楚咽不下,又把他侧着的身子扶正。

 然后摸着陈楚的X口往下顺。

 陈楚反被摸的火烧火燎的。

 下面的大棍子翘起来了,不过还好神识有被子季小桃没发现什么。

 她做完这些才松了一口气,检查一下房门是否被cha好,然后挡好窗帘。

 便要脱衣F先洗洗澡。

 不过见陈楚仰面躺着的,万一醒来怎么办?

 推了J下没推动陈楚,又怕把这小子推醒了,心想就这么招!

 反正他吃了安眠Y了,等过十来分钟Y劲发作了,再擦擦身子了。

 陈楚早在她转身的时候把安眠Y吐出来捏在手心里了。

 心想这小妞儿你跟我玩yin的?还N点。

 别看老子比你小两岁,不过已经是真正的男人了。

 而且第一次还是弄你P眼里的……嘿嘿!

 等今天再睡了你,你就是我的人了。

 过了不到十分钟,季小桃就有点坚持不住的哈欠连连。

 她便觉得陈楚睡熟了,不用再等了。

 便开始脱衣F了。

 陈楚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动也不动。

 他知道不能因小失大了,现在可是季小桃最紧张的时候,万一真被她发现自己偷看她,那还不打电话把她哥哥季疯子找来啊!

 一定要挺住。

 季小桃感觉身上黏黏的,但也是瞅着陈楚,她才脱衣F的。

 正如陈楚所想,她非常的小心谨慎。

 最后脱光了,身上也凉爽了,才觉得自己想的根本没有必要。

 这家伙已经睡的很实在了。

 但她还是不想面对着陈楚洗澡。冲他吐了吐舌头,然后转过身去,两只脚站在水盆里,开始洗了。

 陈楚听见哗啦啦的水声,更是紧张的不得了。

 但还是挺了五分钟,才轻轻的睁开一只眼。

 下面已经挺翘的不能再挺翘了。

 只见季小桃正背对着他站在水池里,此时她两腿稍微分开,一只手的中指已经伸进了粉红粉红的火烧云里,正在抠着洗着。

 而且她整根中指都已经伸进去了。

 那里真是好深。

 陈楚忽然想起一句古诗——桃花潭水深千尺……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