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是旖旎春梦痕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1 ) 7 0条评论
 Y光斑斑点点透过窗帘照she在陈楚有些黑黝的后背上。

 他身下压着的便是季小桃白花花的身子。

 一个是整天在村里大道上疯跑的半大小子,天天风吹ri晒,不是G活就是打J骂狗的。J窝不到鸭窝到的主。

 一个是县城里父母和哥哥的千金小宝贝儿,整天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伤了,恨不得弄块木头板儿放在祖宗牌位上当小祖宗,小姑nainai一样的供着。

 但就是这样的两个人,此时黏糊在一起。

 两人的P肤一比就是黑白分明。

 陈楚感觉自己就像压在一团软软的棉花上。

 仿佛刚才一下整个人都随着下面的jing华喷了出去。

 他呼哧呼哧的压着白花花的季小桃。

 刚才喷she出去时候的感觉简直y仙y死。

 自己这次真是爽死了。

 虽然下面只G进去一个头,那也是G进她的火烧云里了。

 他身T紧张的像是一只棍子。

 G出去之时浑身紧梆梆的,都伸的笔直,发出压抑着低沉的啊啊声。

 陈楚这僵Y的身T和声音持续了十J秒,这才松懈下来。

 趴在季小桃身上有些沉重的喘X着。

 季小桃也像是感应到这次chao水来袭一样,身T跟着僵直,两条雪白的大腿也抬的更高,也不由自主的高抬挺翘起来。

 陈楚弄完了,压在她的身上,她仿佛还是意犹未尽的睡梦中大腿夹住了陈楚的,还用火烧云在他的下面蹭着,口中还是发出断断续续的。

 “嗯,嗯,啊,啊~!”

 陈楚脑袋都要炸了,心想这季小桃可真是妖jing!这要是以后结婚了,谁娶了她没有个好身T还真是受不了啊!

 张老头儿曾经说过,新结婚的nv人就是一个无底洞。

 你看没结婚的时候,是小姑娘时,羞答答的害臊也害怕男nv之事。

 但是结婚过去J个月,那可是勇猛如母老虎,需求量大的时候。

 当然了,那是以前的小姑娘了。

 现在的小姑娘有J个婚前不和人睡的,搞对象在一起同居打胎太正常不过了。

 而且小姑娘的恋ai经历,究竟经历了多少男人是一个谜了。

 所以现在的……一部分小姑娘,你懂得……小姑娘处对象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无底洞了。

 ……

 陈楚看着季小桃白花花的身子实在舍不得,心想这要是自己媳F多好,想怎么G就怎么G,搂着大睡一觉多带劲。

 看墙上的的时间已经一点四十了,陈楚恋恋不舍的从她白花花的肚P上爬了下去。

 刚才下面喷出去的东西黏糊糊的,把季小桃下面弄的哪都是。

 陈楚把事先准备好的手纸轻轻的擦拭着她下面的火烧云。

 这一擦,那下面又流水了。

 陈楚汗下来了,毕竟是半大小子,下面Y的快,不过他忍着,手纸擦没了又找来块布,沾着季小桃刚才洗身子的水给她擦下面。

 心想反正这水也是季小桃用过了。

 再说这丫头刚才擦了半天,这水都清亮清亮的,要是自己洗得浑浊,要是张老头洗完倒掉,能把县城的脏水窖给堵住。

 陈楚擦G到季小桃有些翕动的大嘴唇和小嘴唇的时候,下面又Y了,只是Y的有点疼。

 发现那下面被自己弄的有点开了,好像有点血丝冒出。

 陈楚吓坏了,忙用布沾着水又轻轻的擦拭起来。

 男人和nv人不同。

 nv人是上C前紧张的不得了。也恐惧的不得了。

 男人则是办完事后开始紧张了,办事前急哄哄的勇猛无比。

 陈楚现在就紧张了。

 他倒不是怕负责,再说了,就他这条件,对人家负责还不如不负责了。

 家里死穷死穷的,就算他们年龄相当也不可能的。

 人家季小桃不用他负责还没事,要是用他负责了没准人家要不着什么东西,反而再搭点啥。

 这时陈楚多了个心眼,把季小桃的双手放在她自己的火烧云上面,又用大被盖住了。

 季小桃本来就痒痒一些。

 这小子又使坏的把她的中指伸进自己的火烧云里,然后用大被把这妞儿捂了个严实。把人家的头都捂住了。

 这小子提上K子,忽然感觉异常的满足。

 季小桃被大被捂着投不过气,浑身冒汗,手挠脚蹬的。

 陈楚慌忙把地上擦拭下面的黏糊糊的手纸装进塑料袋,把那块布也装了进去。

 来不及扔,这小子就提好K子连同塑料袋一起搂进了被窝装睡。

 没过五分钟,床上的季小桃就。

 “热死了……”

 白皙光溜溜的大腿把被子蹬掉了,她全身又光着腚了。

 大冲着电风扇呼呼的被吹着。

 这一冷一热的转变,季小桃忍不住阿嚏!的打了一个喷嚏。

 随即她浑身一缩,跟着哆嗦了一下。

 像是有些转醒的模样。

 不过还是到了两点钟,季小桃设的闹钟响了起来,她才睁开眼。

 第一个感觉便是浑身乏力。

 两条大腿好像发麻发木没有力气一样。

 忙伸手关了闹钟。

 意识里她忽然想到睡梦中好像是有个男人把她的大腿抗在肩膀上,把她这顿G。

 她也是被G的那么爽。

 不过睁开眼,见一切如常,电风扇呼呼的吹着,陈楚还是呼呼的睡。

 她还是光着大。

 被子已经踢掉地上了。

 季小桃忙坐起身要去捡,这一下更是感觉浑身匮乏无力了。

 伸出手去关电风扇的时候都感觉胳膊一阵酸麻酸麻的。

 关了电风扇,她光着下床,趿拉上拖鞋,害怕陈楚醒过来,忙先拿过自己黑se小K衩,重新坐在床上,两条雪白的大腿伸进去,然后站起身提上K衩。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毕竟把自己最重要的桃花源地保住了。

 就算陈楚现在醒过来也看不到她光的样子了。

 这时她又快速的戴上r罩。

 两只游荡的大白兔也被紧扣在X前了,她舒了一口气。

 忽然感觉身上有些地方还是**的。

 而且还有些异味。

 季小桃想到:“可能……可能是刚才出的汗?”

 她刚才模模糊糊中感觉到热的狠,但没有醒过来,直到闹钟响起她才醒了。

 以为可能是汗捂出来的?

 怕陈楚醒过来,她也不多想了,快速的穿好衣F,然后开始打扫战场。

 陈楚一直没转过头来,不过感觉得到季小桃正在忙东忙西的。

 他们两人现在是竹竿子打狼两头怕。

 用竹竿子去打狼人害怕,知道自己这玩意不顶用。

 但是狼也害怕,心想这什么玩意?这么粗,这么长,这么威猛,要是cha进P眼里可死翘翘了。所以互相忌惮。

 陈楚和季小桃都是最贼心虚。当然还是这小子这个贼隐藏的比较深。

 季小桃的这个小mao贼被沾了大便宜,还以为自己睡好了让陈楚吃亏了。忙收拾着。

 刚才陈楚都已经收拾的挺G净了,就差把她洗身子的水喝了。

 这丫头整理好了床铺,又撅着扫地,然后又拖地,整了十多分钟累的香汗淋漓。

 随后又把窗帘拉开。

 又检查了一番感觉没问题了,这才一坐倒在床上。

 “哎呀妈呀!可累死我哦……”季小桃轻声叹了口气。

 感觉腰酸背痛的,不过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身子已经被陈楚看了个遍,摸了个遍,nv孩儿的**部位都被陈楚含在嘴里又T又抓。

 下面火烧云还被捅了。

 现在唯一的就差那层膜没被捅破了。

 季小桃揉了揉腰,这会儿静下来,她想起刚才做的那个梦境,脸se微微酡红起来。

 她都已经十八岁了,算mao岁是十九岁。

 nv孩儿成年还早。

 对男nv之间的事儿明白的也多,发育的也比男人快。

 自然她以前做梦也是梦见过男nv媾和之事的。

 nv孩儿和男的不一样,在农村来讲,当爹的很少告诉儿子下面那玩意是G啥的。

 认为这是一件很羞耻的事儿,城里多半也是如此的。或许这就是传统的一些观念了。

 不然告诉了,就是教导儿子学坏。

 所以这个年龄段大多数是朦朦胧胧间过来的。

 如果农村的半大小子问他爹,是不是自己下面cha进nv的下面,然后……没有然后,早就一大嘴巴chou过去了。骂一句狗ri的杂种!

 nv孩儿则不然,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告诉她这些生理常识,比如男nv怎么圈圈叉叉啦,要不自己养了十好J年的大姑娘被人家把肚子搞大了多不知道是谁G的了。

 季小桃小的时候懵懂,母亲告诉她不能让男人摸这里,摸那里之类的。

 十三四岁的时候就明白男人和nv人办事之类的事儿了。

 当然是当妈的告诉的。

 十四五岁就做过chn梦,梦见和男人媾和,甚至梦见被男人侵犯过。

 那种感觉……很……说实话事后是很过瘾的。

 但是nv孩儿要说很过瘾的心里话是不成的。

 会被人耻笑。

 甚至会说是Jnv人,saonv人,是破鞋,不要脸的sao货的。

 和闺蜜们在一起的时候说到这总是都说很讨厌啦!又梦见那种梦啦之类的!但是她们都巴不得做那种梦呢。

 就像男人喜欢梦遗一样。

 季小桃在县医专念书时,和她同寝七个nv孩儿,有六个不是处nv的了。

 剩下的那个长的跟猪似的,矮矮胖胖的,大黑脑袋,掉到煤堆里都发现不了,能让拉煤车送锅炉房去烧了。

 这样的人,不是男人不要她,是实在没地方下手啊!

 闭上眼……闭上眼也不会Y起来。

 所以她是处nv。

 剩下的便是季小桃了。

 她家教严,况且有她哥季疯子,谁也不敢遭惹勾搭她了。

 有个遭惹她的,被季疯子差点没打死,连教导主任都一块收拾了。

 所以,她才在J窝里幸存了下来。

 没想到千防万防。

 逃出了大风大L的诱H,她不会想到在陈楚这小yin沟里翻船了……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