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有肥瘦紧宽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1 ) 7 0条评论
 “嗯?”陈楚还真不哭了。

 他做梦都想让季小桃答应给他当媳F。

 现在终于就要梦想成真了么?

 不过,又一想不对啊!自己这东西都不好使了,能娶媳F么?

 陈楚想到这里又是悲从心来了。

 眼泪又要掉下来。

 季小桃有些烦了。

 “我说你一个大小伙子怎么还哭哭啼啼的啊!就跟被人强jian的小媳F似的!”

 她说完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一下就想到刚才自己不还是哭哭啼啼还寻死觅活的么?现在知道自己下面不是那只癞蛤蟆给弄的,是这坏小子弄的了。

 现在心是放下来了。

 再怎么说看陈楚也比齐冬冬那只大癞蛤蟆强了。怎么说陈楚也是个小伙儿,长得也算可以,个头不高,但是G净的很了。

 最起M一靠近身上还能传来一G香水味儿,季小桃有洁癖,而且对香水一般没啥抵抗力。

 所以,今天上午的时候她才和陈楚抢塑料袋。

 这时她让陈楚一只胳膊搂着。

 闻到他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香水味,感觉也很好。

 “你咋又哭了?”季着伸出手来,把陈楚的爪子扒拉开。

 “我来给你弄,咋说我也是nv的,你自己撸有啥感觉,你看我非得把你这下面给撸好使了不可……”

 季着伸手又抓住他下面的大棍子,此时已经软了。

 但即便是软趴趴的也不小了,跟个胡萝卜似的。

 “我……我能不哭么?”陈楚chou噎了两下又说:“我下面都不好使了……”

 季小桃回头瞪了他一眼。

 “我知道你这玩意不好使了!我也知道是我踢的行了~!我不赔给你做老婆了吗?你还想咋的?”

 季小桃这么冲他一喊,陈楚就没电了。

 不过还是小声嘀咕。

 “你给我当老婆好是好,不过我下面不好使,你长的又这么漂亮,那我以后……你不得给我戴绿帽子啊!”

 季小桃本来好心的给他撸着。

 这么一听就又怒了。

 脸也红了。

 “陈楚!你把我季小桃当啥人了?滚!你给我滚!我还不管你了呢!”

 她说完站起来,拍了拍上的灰土就往回走。

 陈楚此时不疼了。

 也站起身,提上了K子,追了上去。

 “季你了,你……你再给我撸撸,没准你再撸两下就好使了……”

 “没人管你!你自己撸去!”季小桃冷哼一声。

 陈楚像个哈巴狗似的又追上来。

 “你别走啊,我就是撸也得看着你撸啊!不然冲着大树撸能管用么?你这么漂亮,别说我了,就是太监撸J把也能Y了!”

 季小桃笑了。

 没有人不喜欢别人夸自己的。

 但前提条件是这个人不烦人。

 一身臭烘烘的,坐台小姐都不愿意赚你的钱。

 nv人大多喜欢G净利索的男生,有点洁癖,喷点香水最好。

 很少有nv人喜欢满身臭烘烘,一张嘴全是大H牙,头发长长,胡子拉碴的。除非这样的人有钱,或者是名人。

 陈楚小伙G净立正,长的不难看,一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

 季小桃对酒窝没啥抵抗力。

 “你别瞎说!古时候太监那东西都割掉了,怎么还能有?别说撸,就是让杨贵妃去陪床也Y不起来……”

 “嗯,季护士,你可比杨贵妃漂亮多了,听说杨贵妃是个胖子,可能也就蛋儿轩乎点,所以唐朝那两个皇帝才喜欢的,你在我心里比杨贵妃还好,还美……”

 “呸!瞎说!你再瞎说我以后就不理你了!”季小桃白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

 “季护士,你别不管我啊……”陈楚脸长了。

 “谁说我不管你了?”季小桃停住转过身。

 “这里是给你撸的地方吗?万一有人来了咋整?正撞见咱俩那啥……”季小桃咬了咬嘴唇,白皙洁净的牙齿把红唇咬了一点白印。

 “撞见我给你撸,那我以后……以后还怎么再给你撸了?”

 她本来想说自己以后该怎么嫁人来着,但想起刚才答应陈楚的,他要是下面真不好使了,自己就嫁给他。

 所以临时改口了,心里却叹息,心想陈楚一定要好起来,不然自己以后就嫁不了霍子豪了,或者像霍子豪那么帅,可能早就有nv朋友了,不会来找我了……

 陈楚也觉得在小树林里撸不行的。

 不如回三号病房,本来县医院就没J个人来。

 正好静的很,到时候一关门,窗帘一拉上,然后……

 他有些心跳加速了。

 每次都是T窥人家季小桃,然后把下面的东西往人家沟子上面蹭。

 这次可好了,季小桃主动给自己撸了。这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事儿了。

 不过事情总有一反一正,这么的大好事的前提是自己的家伙不好使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前走着,季小桃边走边踢。

 她的一只脚刚才陷进臭水沟里面了。

 自然脏的很,她这样边走边踢,偶尔还用脚在绿C上蹭蹭,这样就G净多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县医院。

 见那值班的医生还躺在床上呼呼睡着。

 季小桃不禁叹气,看来这县医院是没救了。

 两人来到楼上,因为一个患者都没有,整个县医院走廊清凉的很,也yin测测的很了。

 “陈楚,你怕不怕?”

 “怕啥?这就咱俩人,再说了,咱每天中午不都在一起睡么……”

 “呸啊!”季小桃伸出小手在他腰眼上狠扭了一把。

 “你胡说八道什么?咱们是分床睡的……”

 “嗯,是,我们是分床睡的

 陈楚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心里却想:“反正等你睡熟了,我就爬上你的床了……”

 不过季小桃掐人挺狠的,他没敢这么说。

 “我是说,他们说这里以前死过一个老太太,一到半夜十二点有人看她总出来游荡,所以,我说这里yin森森……”

 季小桃贴近陈楚耳边说的。

 “吸……”陈楚浑身JP疙瘩的竖起来了。

 “季,晚上就我一个人,还有一个值班的老头儿

 “谁瞎说了!陈楚你小心点,这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陈楚傻了,腿都有点哆嗦了,心想今天晚上别出去练拳了。太瘆得慌了。

 两人走进屋。

 陈楚就过去挡窗帘。

 季小桃愣了一下。

 “陈楚,你这是G啥?”

 “给我撸啊?”他回答的倒是很G脆,手脚也快,刷的一下窗帘就挡住了。

 “你……你G啥这么着急啊?明天午休的时候给你撸不行啊?”季小桃脸红了。

 “季小桃,可不是你那玩意儿不好使了!现在不好使的人是我啊!我不着急?要是换成你,你着急不?”

 “我……我……我不是nv的么?”说着她脸更红了。

 气得小一撅得。

 “你G啥啊?说话不算数啊?”陈楚见她要出去。

 “谁说话不算了?我去给你打一盆水,把……把你那东西洗洗,再说我这鞋也脏了,得换一双

 季这扭动出了门。

 陈楚憋了一句:“小心点

 换来了季小桃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不过她还是小心了不少,毕竟刚才差点被那啥了。

 进更衣室的时候检查了好一会儿才开始换鞋的,衣F她就没敢换了,然后打了一盆水回来了。

 陈楚已经躺在床上了。

 季小桃反手把门cha好。

 刚一回头,见陈楚已经把K带解开了,然后往下一褪K子,露出了下面软趴趴的家伙。

 “你……你真够急的……”她也一下找不到什么词儿了,白了一眼他胯下那软软的家伙。

 便端着盆走了过去。

 然后命令说:“你躺下,我先来给你洗洗,然后再……给你撸……”

 陈楚点了点头。

 忽然问:“那个……季护士

 “你以后别管我叫季护士了,怎么这么别扭,叫小桃姐!”季小桃往上推了推黑框眼镜说。

 “嗯……”陈楚有点感动。

 “小桃姐,那啥,我能不能提个要求,如果你答应的话,或许我能快点好

 “你说说,什么要求?”季小桃问。

 “你能不能脱了衣F,让我看看你的下面,因为你光腚儿睡觉的时候,我看一下你的身子就Y了……”

 季小桃脸红了。

 狠狠瞪了瞪他。

 不过想想好像也不怨人家,明明是自己脱的。

 “你想看啥?”季小桃红着脸问。

 “其实,其实我最想看的就是你下面的火烧云……”陈楚也豁出去了,反正下面也不好使了,害怕啥啊?

 “火烧云?”季小桃一愣。

 “就是生物书上说的大嘴唇和小嘴唇,nv人生孩子的地方,或许我一看那地方就Y了,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季小桃脸更红了。

 想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

 陈楚心里兴奋起来。不过下面却没有丝毫反应。

 “我脱没事,反正你都看过了,不过我先脱下面,看看你有没有反应,你要是没反应我再全脱光

 季完,就解开牛仔短K。

 陈楚的呼吸急促起来,心也跳动了J乎要蹦出T外一样。

 他没有想到季小桃真会答应他的条件。

 就算是自己下面一辈子不好使也值得了。

 她脱的动作不快,先把牛仔短K脱掉,然后把黑se内K也脱掉。

 随后分开白花花的大腿,羞涩的转脸说:“你看……”

 陈楚眼睛有点发直。

 “小桃……小桃姐,我,我就像做梦一样了,你的这里很这个洞,每个nv人都一样吗?”

 “不一样的季小桃脸红的都能滴出红水来,她:“男人和男人那东西不一样,有大,有小,有粗,有长,nv人也是不同的,下面也有的肥,有的瘦,有的紧,有的宽……”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