撅起来干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1 ) 11 0条评论
 一般男人的东西太大,nv人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不能一下就进去。那样一般nv人是受不了的。

 即便是天天接客的小姐,也要先往下面抹点润滑油啥的了。

 而且还要吃Y。

 季小桃是第一次,身T本来就紧张,加上下面又小,也便是下面的骨缝小,Y要把这东西给撑开也需要一个过程的。

 如果是大老娘们那就随便了,往里面一桶,噗嗤一声就能进去了。

 家伙小的能全进去,家伙大的能进去一半。

 噗嗤噗嗤的也极为的润滑了。

 nv人不怕粗的,因为再粗也可以装的下,而且频率慢。

 就怕细长的,那家伙动作快,咔咔咔的G很容易捅到R壁上,那能让nv人疼上一阵子了。

 陈楚的家伙算是不小了,十六七公分,如果再兴奋一下能达到18公分,这算是大家伙了。

 他只和那小莲G过一晚上,这方面的经验还是不多的。

 现在他姿势没掌握好,这东西得稍稍往下一点,再往里面送,那样能容易一些,陈楚则太往上了。

 一下顶撞在季小桃下面的按钮上了,然后贴着按钮Y生生的往大嘴唇里面送。

 这显然是太擦边了。

 也让季小桃无比的痛,无比的爽。

 nv人的那个小按钮儿古时候叫做鼠F,或者臭鼠,当然叫的最多的名字是谷实,现代叫做‘印帝’。

 这是nvxing兴奋的最重要的开关。

 陈楚直直的顶到了这里。

 季小桃根本受不住了刺激了。

 国外的某些部落,或者一些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者,有一些人怕过于的受到刺激。

 都做手术把这谷实割掉,这样就可以更好的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便是麻木了,不会发生什么‘高曹’之类的。

 陈楚下面顶住了季小桃的这里,而且受到刺激下面不断的用力,腰眼把力道灌足了,而后猛GJ下。

 季小桃受不了了。

 大叫J声。

 臻首耷拉在他的肩膀上,一动不动,而鼻息也是气若游丝的。

 陈楚懵了,忙把下面chou了出来,然后把光溜溜的季小桃平整的放倒。

 一手掐住她鼻子下面的人中X,用力的按住。

 没吃过猪R,他也看到过猪跑。

 人中X是一个让人苏醒的X位,张老头儿告诉过他。

 还有虎口X,在人落水或者昏迷的时候都是掐人中和虎口X位的。

 陈楚一时有些发懵,又张大口不断的往季小桃嘴里喷气,学着做着人工呼吸。

 过了一会儿,季小桃悠悠的睁开眼,身T仿佛那般的无力。

 就像是一团洁白的棉絮一样。

 “陈楚,抱着我……抱着我躺一会儿……”

 季。

 “好……小桃姐你没事就好

 陈楚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一手勾住她的腿弯把她抱了起来。

 他没抱过nv人。

 正确的手法是一手穿过nv人的胳膊,一手搭住腿弯。

 这家伙把人家脖子勒住就抱起来了,季小桃吃痛,不过还好时间不长。

 重新把季小桃放在床上,她就像是一只软软的可怜的小兔子一样依偎在陈楚X膛上。

 陈楚的呼吸也跟着急促了。

 他想好好再摸摸她的身T,不过想了想没敢。

 过了一阵,季小桃有些缓过神来,轻轻的叹了口气。

 “陈楚,你看看我下面破没破……”

 “哪里?”陈楚问。

 季小桃脸红了一红。

 “就是……就是那层处nv膜……在小嘴唇里面的,你帮我看一下,我现在浑身没劲儿……”

 陈楚哦!的答应了一声。

 然后俯下身。

 看到她的两腿间现在还是chao乎乎的。

 手轻轻的抬起季小桃的一条大白腿,她也迎合的把两腿间分开。

 陈楚手指轻轻拨弄了一下她的大嘴唇。

 “啊……”季小桃又了一声,身T有些发抖。

 陈楚也抖了一下,又继续往前伸,拨弄了一下她的小嘴唇,见那里出现了些血丝。不过嘴里面还真有一层白se的薄膜。

 “小桃姐,好像……好像出血了,不过还有层膜……”

 “啊?”季小桃吓了一跳。

 忙挣扎的坐起来,不顾及虚弱的身子,忙伸手把大嘴唇和小嘴唇分开,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嘘出一口气。

 “还好……”

 她说完,又软软的躺下了。

 “还好?”陈楚有点懵了。这还好是破了还是没破?

 季小桃心里明白,这小子没啥经验,弄了半天,弄是弄进去了,不过却一用力戳在了她的鱼肠道的R壁上。

 不然也不能让她这么痛了。

 如果要是真直接G进去了,自己就不再是处nv了。

 不过,她还是忍不住的兴奋,想让陈楚再好好的G她一把。

 ……

 陈楚看着眼前光溜溜的nv人,下面又梆Y梆Y的了。

 不禁在她雪白大腿上磨蹭,身T也慢慢的再次压上了。

 他搂住季小桃的脖子,在她有些惨白的脸上亲了亲。

 “小桃姐,刚才我太使劲儿了,这回咱轻点弄……我保证不让你疼了……”

 季小桃有点躲闪着他,主要还是不让他亲嘴,刚才亲就亲了,她怕再这样自己会忍不住的。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些紧张的说。

 “陈楚,你,你答应小桃姐,你怎么弄都行,就是不能碰坏了那层膜……你是亲,是摸,还是G,反正就是不能弄坏了那层膜……”

 陈楚有点晕。

 季:“陈楚,你还小,而小桃姐再过J年,甚至用不了J年,两三年可能就嫁人了,如果那层膜还在,以后的ri子会好过,如果没有了那层膜,以后的男人不会对小桃姐好的,你能明白么?”

 “小桃姐,你,你的意思是不嫁给我么?”陈楚有些失望的看着她。

 “陈楚,你怎么还这么孩子气,我比你大,再说……我父母也不会同意你的……他们,他们想让我找一个县城里的有正式工作的对象,或者是翰城的公务员之类的

 季着眼睛看向别处。

 陈楚有点明白了。

 道理其实也很简单,他们村里的姑娘都奔着嫁给县城里的人。

 那样一来以后便不再是农村人了,而且是县城里面的户口了,一辈子不用种地,喂猪啥的了。

 不再是泥腿子,靠天吃饭,整天修理地垄沟的农村人了。

 县城里的nv人或坐着轿车,或有一个班儿上,在工厂里当一个正式工人。

 农村姑娘都向往着这种生活,也是农村老丈母娘对闺nv的期望。

 像季小桃这样县城里的姑娘,长得又漂亮水灵的,自然希望找一个更好的了,不用说多有钱,最起M也要找一个公务员了。

 陈楚还不明白公务员到底是什么,他理解反正是当G部的、当官的。

 忽然,陈楚抓住了季小桃的小手。

 她的手指是那样的洁白又细长。

 通过窗帘中斑驳的光点的照she下,甚至透明了一般。

 陈楚摸着那柔N的柔荑,身T一阵的麻木,赞叹这手真好看,为了这双手自己也要努力了。

 把她的小手放在嘴边亲了J口,又贴在脸上。

 “小桃姐,你家里面不就是想给你找一个当官的nv婿么?你等我好不好?我……我也要当官,然后我娶你

 季小桃笑了。

 而且眼里的泪流淌出来。

 她有些感动,不过她明白这官哪里是那么好当的?

 先不说文凭,最起M的这人际关系他都弄不明白。

 天朝的官,后面没人,你当的上么?

 季小桃毕竟在县城念过书,耳濡目染见过很多的事情,现在陈楚说要当官,无异于彗星撞地球,根本就是捕风捉影不着边际的事儿。

 不过,她还是有些感动的。

 “陈楚,别傻了,你好好念书,以后有什么困难,等……等将来小桃姐混好了肯定帮你。以后你在农村找一个会过ri子的好媳F多好

 “小桃姐,我就要你当我的媳F,我谁都不要陈楚抓住她的柔N的小手,像是季小桃立马就要消失了似的。

 “小桃姐,你等我……三年,不,两年,我一定当官,然后娶你当老婆好不好

 “行了,别说了,我信你行了不?”

 季小桃扑哧一声笑了。

 她不想再和陈楚说这个。

 只是不想让他有压力了。

 她现在心里还在想着另外一个男人,那便是霍子豪。她要嫁给的人当然是霍子豪,其他任何人不嫁,只要她保住这层膜,她认为就是G净的了。

 很多人都有一个心结,认为自己有个大学毕业证就是牛B的了,认为有张硕士文凭就会光芒万丈,认为有个博士学历以后就会繁花似锦……

 也因为这些心结,那颗骄傲的心最后被自己摔的粉碎,在成功的路上更多了许多的坎坷和荆棘。

 而nv人认为有了这层处nv膜,就是贞洁,男人认为自己有了nv人的这次处nv膜便不会戴绿帽子。

 不知道这层膜能不能保护两个人一辈子的幸福,和代表着到底纯不纯洁。

 季小桃此时贴着陈楚的X膛,忽然一阵热乎乎的很有安全感。

 两人贴近,两条赤果果的身T紧紧的黏在一处,陈楚的下面又Y邦邦的贴着她的大腿根磨蹭,而他的手也再次抓住她的nai不停的揉着,虽然她的小嘴儿在躲闪,但是脸蛋儿和脖颈被陈楚不停的亲着,和轻轻的咬着。

 不多一会儿,她便又轻微的出声。

 “陈楚,哦……我知道你憋的难受,小桃姐随便你弄,你只要别弄坏那层膜就行……”

 “小桃姐,我……我好想G你……G你的

 季小桃愣了愣。

 “你说啥?”脸se红彤彤的。

 “小桃姐,你刚才不是说怎么G你都行,就不许碰坏那层膜吗?那我G你的,你,你是不是也可以?实话

 陈楚忽然加重了语气问:“生物书上说,nv人比男的发育的早,成熟的快,我今年十六都憋不住的想nv人,你都十九了,你……你想不想男人,想不想和男人办那种事?”

 季小桃脸更红了。

 过了一阵。

 她低头轻轻说:“想,我想被G……”

 她虽然害羞,不过还是缓缓的起身撅起的大白腚,然后腿又分开一下。

 这样撅起来更高了。

 “陈楚,你要是实在想G我的P眼,那就G!”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