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一声好痛2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1 ) 7 0条评论
 ;陈楚感觉里面异常的紧凑,J乎四面八方的R壁都朝着他挤压过来。

 这一下,季小桃浑身战栗起来,哆哆嗦嗦的像是风雨中的叶P。

 她长长的呻Y一声。

 白皙的脖颈朝后仰倒着,不过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俊秀的面容。

 她的身T此时已经被占据。

 陈楚双手扶着她细N的小蛮腰,下面还在往前挺进。

 刺痛的感觉J乎让季小桃全身G裂开了。

 仿佛身T在被慢慢的撕碎。

 在这当中一G麻麻的感觉亦是在全身绽放。

 “陈楚……不行……我……我有喜欢的男人,不,并不是你……”

 季小桃呻Y着叫了出来。

 陈楚挺进一把的家伙停在那里。

 心里的y火也陡然被浇熄了一半。

 不过看着季小桃白花花的身子,他还是忍不住的揉着她的那两对大白兔。

 季小桃又不断的呻Y出声。

 “陈楚,你别,别弄了……我,我和你说过弄哪里都可以,但是我的第一次要留给……留给我喜欢的男人……”

 陈楚一下僵直在那里。

 眉头皱了皱,似乎全然忘记自己现在正在G什么了。

 ……

 ……

 此时,在这P小树林不远处。

 一男一nv在里面慢慢走着。

 “王洪斌,你别瞎弄!让我男人知道了就糟了!”

 “你男人不都上班去了吗?再说了,这林子里就咱俩,没啥的……”

 “不行,咱再往里面走走……”

 “王露,我挺不住了,好J天没G你了,我想的慌啊!”

 王洪斌说着就抱住她开始啃了起来。

 王露推了他一把说。

 “咱再往里面走,里面我知道的好地方,那块有个树桩子,咱去那里G肯定合适。”

 两人朝里面正走着。

 忽然听到了一阵阵的男nv的呻Y声。

 王洪斌一愣,他个稍高些。

 垫脚一看。

 “我糙!”

 “你看到啥了?”王露问。

 “好像,好像是两人在办事!”

 王洪斌说着还要往前走,他眼神不太好,只能隐约看到两个赤身**的人,看不仔细到底是谁了。

 王露眼神可没问题,一听有人在办事,忙朝前快走了J步,手推开遮挡在面前的树枝,吓得小声叫了一声。

 心里震惊,这……这不是……那躺着的白花花的不是季小桃季护士吗?那上面的男的……天,是陈楚!

 双方相距三十米不到,王露看的很清楚,见陈楚那下面chou了出来,她不禁眼睛睁得大大的。

 “那……那么长?”

 王露懵了。

 旁边的王洪斌还,被她一把挡住脸。

 “哎呀,别看了,和我回去!”

 “哎?你真是有意思啊!你看完了,凭啥不让我看啊?我看看是谁?”

 “是我男人行了?我男人在和别的nv人扯行了?王洪斌,你,我以后就不让你G了!反正你自己看着办~!”

 王露说着扭身掉头就走。

 “哎,你别走啊!那陈大刚办事有啥好看的?我不看不行了吗?”王露的男人叫陈大刚,是县里造纸厂的工人。

 一个月收入不多,男人一收入少了,自然在家里受气,而已经快四十岁的陈大刚下面也有些疲软。

 加上王露看不上他,所以便在外面和王洪斌勾搭在一起了。

 “行,你看,我不管你,反正以后别碰我就行!”王露还是走自己的,不去理他。

 “嘿嘿,我不看,我肯定不看,再说那玩意有啥好看的,跟影碟机里面的HP似的,还不如咱俩G一把过瘾了。”王洪斌说着小跑追上了王露,在她的PG上抓了两把。

 “德行!”

 “嘿嘿!”

 两人朝另一处去了。

 不过,王露心里却是琢磨。

 “行啊,季小桃,你表面上装的挺紧啊!实际上也是一个破鞋啊!也是,从你们县医专毕业的有J个不是破鞋,J货的。只是没想到你小**老13吃NC啊!连陈楚这半大小子都没放过,靠!应该是消灭一个童子军了!”

 她满脑子此时想的都是陈楚下面的大家伙。

 和王洪斌来到一处灌木丛后面,然后褪掉K子。

 王洪斌把早就准备好的报纸拿出来铺在地上,又垫上了白大褂。

 王露只把下面的K子脱了,王洪斌就迫不及待的像野猪似的压了过去,把下面弄进她的腿窝子里面,然后腰眼就用力,在她那里面拱啊拱的。

 不过弄了没十J下,就喷了出去。

 王露ai没啥感觉,随后下面就S了。

 王洪斌呼哧呼哧的就躺在她身上压着她,像是猪似的吭哧吭哧的。

 王露下面才刚刚S润。

 不禁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

 心想自己的情人得换一个了,这王洪斌真不行,办事不到两分钟,下面喷的也少,就那么一小点,都没有鼻涕多。

 王洪斌压着她却是十分的享受,手开始伸进她衣F里,去抓那两只大白兔。

 王露没有拒绝,被他这么摸着,揉着,心里想着的却是陈楚那大大的家伙。

 心想自己要是被那样的大家伙G一把那可是过瘾了。

 ……

 季小桃和陈楚都沉迷着,即使不沉迷,林子这么密,也发现不了被人偷看了。

 此时,她情绪有些激动。

 而且眼中有泪,像是要哭出来。

 “陈楚,我知道我不好,但是……但是我真的不是喜欢你……我喜欢的是……是我的一个同学。我,我以后是要嫁给他的……所以不能把第一次给你了。”

 “哦,是这样啊。”陈楚忽然笑了。

 如果是他没遇到张老头儿前,他可能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自己喜欢的男nv人心里有别人。

 但是现在他不这样认为了。

 张老头儿告诉过他,nv人是衣F,不要投入太多的感情,如果你投入的越深,以后你受到的伤害就会越深。

 他算是刚投入,如果季这些,他或许真的会陷入ai河不能自拔的。

 但是现在陈楚笑了,他在张老头儿和季小桃之间相信了那老家伙。

 季小桃眨了眨眼。

 抬头看了看陈楚:“你……你不会恨我……”

 陈楚笑了。

 “我怎么会呢。”

 其实他心里是恨的。

 “陈楚,我说过,你G我哪里都可以,就不许破了咱们约定的这层膜,因为我要留给我最心ai的男人,我要嫁给他的,所以这层膜是属于他的……如果,如果以后我嫁人了,我不再是处nv了,你要是再G我的火烧云,我会让你G一次弥补你的……”

 季完脸上红扑扑的,像是能滴出红水来。

 陈楚脑子却是嗡嗡响声不断。

 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

 心里有G怒火。

 心想,季小桃尼玛的是不是J啊!

 “陈楚,我……再不我帮你用嘴撸出来,用手,用X,再不弄我的PG都行。”

 “陈楚,你咋不说话?你恨我对吗?恨我不把第一回给你对吗,你是第一回吗?”

 “呼呼……”陈楚长吁一口气。脑子里忽然想起张老头儿告诉他的一句话。

 nv人都是小骗子,男人要得到nv人,必须是一个大骗子才行。

 ‘大骗子’?陈楚仿佛有点领悟。

 刚才他真想穿上K子走人,或许有一半的男人会这么做。

 陈楚却笑了,摸了摸季小桃jing致的面孔。

 在她的红唇上轻轻的亲了两下。

 T着她的嘴角说道:“小桃姐,我怎么会恨你呢,我喜欢你,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真的好好喜欢你。你能不能让我下面在你的火烧云出溜J下,我只轻轻的出溜。

 “或者像刚才那样只进去一点,反正把我下面的那点水儿弄出去就行。”

 陈楚说着咬着她的耳唇儿,又亲吻着她雪白的香肩。

 两手抚摸着又抓住她的两只大白兔,反复的揉搓着。

 季小桃刚才冷却的身T再次被摸索的火热,不一会儿**也再次高涨起来。

 办事主要就是一种情Q,情Q没了,也就没心情办事了。

 这么被陈楚一揉搓大白兔和腚眼子。

 季小桃被揉搓的浑身火热,耐不住的白花花的身子再次扭动起来。

 “陈楚……你,你就在上面出溜J下,别进去就行……”

 陈楚嗯的答应了一声。

 脸上憨厚,但心里却有了坏主意。

 把季小桃的雪白的大腿分开。

 他看到那粉红粉红的大嘴唇和小嘴唇,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y火。

 季小桃,你让我整夜的无法入眠,我脑子里想的都是你,恨不得为你付出一切,你脑子里竟然还想着其他男人。

 这下面粉N的小花多么粉N,这第一次就应该是我陈楚的,而不是什么你心ai的那个男人。

 你心ai的男人也应该是我。

 陈楚这么想着,把下面慢慢的放在那粉红的大嘴唇上。

 季小桃啊的呻Y一声。

 “陈楚,你不要进去啊,只,只在这里就行了。要不你就G我的PG……”

 “嗯,我知道,我就在上面磨蹭磨蹭,借着腥味喷出去就行了。”

 “好……”

 季小桃脸红红的答应了一声。

 而下一秒,陈楚真的在她的大嘴唇上开始磨蹭了。

 她感觉舒F的很。

 接着,她感觉那东西又进入她的小嘴唇,然后进去了一截。

 “陈楚,行了,在那里别动了……啊——!!!”

 季小桃两眼往上一翻,这次她差点痛晕过去。

 她感觉有一只大家伙已经侵入了她的身T。

 而且还在不停的侵入着。

 “陈楚……你……不要啊!”

 她叫喊着。

 两手往下推着,不过那东西却势如破竹,直接穿进她的身T,扑哧一声。

 陈楚腰眼用力挺进,PG使劲往前面一撞,下面直接没进了底部。

 把她的火烧云整个堵得死死的。

 季小桃整个人像是被chou空了一样。

 想要反抗,却是那样我无力。

 “陈楚!你,你快chou出去……”

 “小桃姐,已经进去了,你已经不是处nv了,咱们就G了。”

 陈楚说着往下一压,身T压住她白花花的身子,两只身T重叠在一处。

 陈楚的下面开始扑哧扑哧的运动起来。

 季小桃也啊,啊啊的连续呻Y出声。

 而一L高过一L的仿佛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陈楚,不行,我们不能……”

 陈楚打嘴堵住她樱桃小嘴,舌头伸进去,与她的小舌缠绕在一处。

 下面把她雪白的大腿分开的更大,最后扛在肩膀上。

 两条腿也支在倒木上,一下下狠狠的往季小桃身T里撞击着。

 随着扑哧扑哧的声音连续不断,季小桃的呻Y也有节奏起来。

 她痛的仿佛身T已经裂开,泪水不禁滑落。

 白花花的下面在光溜溜的树G上不停的被啪啪啪的冲击着。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