挡帘子啦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1 ) 7 0条评论
 ;男人最强的时候便是十**岁刚成年不久的。

 就像刚成年的牛犊子似的,铁锅恨不得都能顶个窟窿。一般十七八岁的男人下面隔着十分钟左右就会再Y一次。

 一晚上三四次是不成问题的。五六次也有的。随着年纪大了,下面的东西也会越来越弱。

 当然,补救的办法也是有的,比如把下面的丸子换了。换chengren的或者……动物的。

 古史里面记载华佗曾给人换过一个驴的家伙,那是勇猛无比的了。

 不过正常来说,男人的下面如果换chengren亦或动物的都会有不良反应的,甚至导致死亡……

 比如六十余岁的康有为有很多漂亮的娇N的小老婆,自己不行又se心不死,总想不停的征F大白腚,所以换了一个大猩猩的丸子,勇猛是勇猛了,不过最后纵y过多而猝死。

 还有一个武打明星也是爽死的,那是我的偶像……

 陈楚最是生猛的年纪,十六七岁一连三四次没问题。

 再说农村人都喜欢吃大葱大蒜韭菜这类的东西。

 这类东西本来就是壮YC,所以这方面的事儿比城里人要强,再说农村人整天劳作,风吹ri晒,自然比城里做办公室身T好。

 陈楚看着季小桃戴着眼镜框,下面又是Y邦邦的了。

 抓住她的小手,就朝她的大白兔摸去。

 “小桃姐,你戴着黑框眼镜,感觉真是不一样了,现在我就再G你一次!”

 季小桃脸红彤彤的。

 “陈楚,这种事儿G多了不好,我是学医的,我懂得的,正常三天一次。”

 “三天……才一次。那我不得比憋死啊!小桃姐,我受不了了,快点撅起来!”

 “不行!你傻啊!我下面刚开B,现在都肿着,为啥我咋这里坐着?还不是想休息一会儿?下面都出血了你看不见啊?真是的……”

 她这么一说,陈楚y火熄灭了大半。

 在后面搂着她,隔着她的小衫摸着她的大白兔。

 “和你说,我得休息J天才能再G的,不然以后会留下病根的,还有啊,你一会儿的手术我可能参加不了,刚才我试着走了J步,大腿都合不拢,那样走出八字脚了,让那些大夫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到时候闲言碎语的他们该乱讲了。”

 季着把陈楚的塑料袋拿出来,然后掏出了小护士。

 “小桃姐,你让我买这鞋垫G啥?”

 “鞋垫?”季这是鞋垫?”

 “那是啥?你们nv的还真讲究,买个鞋垫软软乎乎的不说,还戴着两只小翅膀……”

 “咯咯咯……”季小桃笑声连连,打了陈楚一粉拳说:“滚蛋你,这是nv人垫在下面的,啥鞋垫啊?”

 她说着,把K子解开一颗扣,然后对陈楚说:“你帮我看看有没有人。”

 陈楚答应了一声,季小桃就把那东西从PG后面塞进去了。

 等他转回头,看见季小桃半边白白的PG,见那东西已经垫在下面了。

 他一阵的y火上窜,好想就这么的扶着她的PG,再G一把。

 不过还是理智压制住了**。

 人家下面都出血了,他不能那么G了。

 ……

 季小桃先回到医院的,和王露打了个招呼说下午家里有点事,得先走了。

 如果平时王露肯定不乐意。

 你一个走就走啊?还有,这县医院本来就没有多少手术,十天八天的才碰到一个,你不说帮忙,咋能先走?

 不过王露一看季小桃走路的姿势就笑了。

 她是过来人,还是一个医生。

 再说刚才还亲眼看见了季小桃光着腚和陈楚G那事,当下就明白了。

 不要说她是医生,就是一般上了岁数的大老娘们,只扫一眼也能明白。

 季小桃虽然强装着,不过走路的一条腿还是有些往外撇着,王露心里看的直痒痒。

 不禁呼吸有些加重了,心想陈楚那小子还真是个驴玩意,季小桃可是吃苦头了。

 她本身就是大夫,对nv人自然更为了解,季小桃身材虽然高挑,不过嘴小的很,那样的小口被陈楚那驴玩意Y生生的给破了,可够遭罪的了。

 如果……换成自己的下面和那驴玩意还算配套。

 王露想到这里脸不禁红了红。

 便答应了季小桃。

 而且她把王洪斌也赶走了。

 这手术本来就由王洪斌来做的。

 “王露,你啥意思?为啥不让我做手术?”

 “啥意思?心疼你呗!你不是被闫三给揍了么!我把你把情绪都发泄到陈楚身上,别看这是小手术,但就算是再小的,也可能出现医疗事故,你被忘了县医院是咋变成今天这样的?”

 王洪斌当然明白,去年县医院死了两个人,一个老太太,还有一个男婴。

 本来都是不应该死的。

 那男婴已经生了下来,不过却因为医生的疏忽,竟然给弄死了。

 那老太太就更不应该死了,本来是感觉感冒发烧来打点滴,医生也没注意,扎完针就溜达去了。

 回来的时候发现老太太已经没气了。

 原来是点滴里面进了空气。

 ……

 这都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故,却连连发生,那病人的家属加上亲戚上百人,围了县医院好J天。非要讨一个说法。

 县城已经闹的沸沸扬扬。

 最后被捅到省里头了。

 县医院最后赔了家属很多钱,才算保住了。

 不过没人再来这里看病了。

 而且还相继有好J个值班的医生一到半夜12点就看到了那死了的老太太在走廊来回走。

 把不少医生都吓的调动工作到别的地方了。

 县医院便又是萧条了许多。

 本来县城就这么大,打车十分钟能从动跑到西,县城人就再多走J十里去韩城市看病也不费事了。

 ……

 王洪斌往上推了推眼镜说:“王露,你真好!”他说着去抓人家的手。

 却被王露推开了。

 “别跟我拉拉扯扯的,这是在工作时间,影响不好!你先回!”

 “对了,你不需要个助手啥的吗?”

 一般手术也都是需要助手的。

 王洪斌刚才见季小桃走了才问的。

 “多大个手术啊!还助手?不用你cao心了,赶紧走!”王露白了他一眼。

 县医院本来就不正规。

 再说不一定哪天就关门大吉了,哪有这么多的讲究。

 王洪斌答应了一声。

 也想早早的回家,反正今天跟王露G完了,下面也软趴趴了。

 再说,他真不愿意就屈F闫三给陈楚割包P,即便割,也不会好好去割的,他想到了使坏。

 现在王露接手了,他也就顺水推舟和人吹牛B说闫三咋的?老子也不F~!手术还是没做!

 他想到这里笑了。

 这样面子也找回来了。

 不仅转到王露身后去抓她的PG。

 被王露把手打掉了。

 他没抓成,心里有点痒痒的。

 走出了大院外不禁骂了一句。

 “尼玛的死娘们!提上K子就不认人了,等明天的,老子缓过劲儿了狠狠的G你!G死你!”

 王洪斌说完骑上自行车走了。

 ……

 王露站在医院走廊的窗户前,看着他走远,这才朝手术室走过去。

 王露把手术室又整理了一遍。

 这才在走廊里喊道:“陈楚!过来!”

 这时陈楚已经在三号病房躺着了。

 正在回味着和季小桃的每一个细节。

 心里是美得很了。

 不过他虽然有准备,不过还是胆突突的。

 毕竟是第一次做手术,紧张的很了。

 腿有点哆嗦,不过还是答应了一声,咳咳的咳嗽J下,给自己壮壮胆朝手术室走去。

 或许医生的白大褂天生的就给人一种压迫感。

 ……

 看见陈楚走过来,王露脸上却红晕了一下。

 她今年三十二了,有一个nv儿,而她这种年龄正是如狼似虎需要多的时候。

 男人陈大刚整天在造纸厂累个贼死,回家就呼呼呼的睡了,J乎一个星期能和她G个两三回。

 陈大刚年轻的时候挺生猛的,没想到刚三十七八下面就打了折扣了。

 看到陈楚走过来,王露下意识的往他下面看了一眼。

 见那家伙鼓了一个小包。

 自然不是Y起来的时候。

 王露的心就跳的厉害。

 心想这小子下面还真不小,软趴趴的就有这么大的包了。

 不禁琢磨着怎么和他G一把。

 王露一直学医,早年是医科大毕业的,也是一枝花,后来被翰城的院长搞大了肚子,影响不好。那院长被撤职了,她也被调动到了县城工作。

 后来打了胎,才找了陈大刚这个造纸厂的工人。

 那个时候,造纸厂算是国有企业,不像现在归个人承包了,那时候的陈大刚也算是个正式工人,铁饭碗了。只是为人有点老实窝囊。

 王露也是因为那件丑事才被迫嫁给他的。

 由于在医院工作,风吹不着,ri嗮不着的,保养也好,在家里还是老大,不受气的。

 所以三十二岁冷眼看就像是二十七八的nv人。

 加上她又简单打扮了一番,嘴唇红红的,眼睛大大的,脸白白的,并且她身高要有一米七了。

 简单的一打扮,加上小蛮腰,身材婀娜,像是没生过孩子似的。

 前X的两只大白兔鼓鼓囊囊的,充满着少F那种丰满的熟透水蜜桃韵味和诱H。

 陈楚站在她旁边倒像极了孩子。

 或者像是她的一个学生。

 “愣着G啥?赶紧进手术室啊!”王露冲他笑了笑。

 陈楚对医生有点惧怕的,王露一笑他浑身还是一荡。

 不禁抬头看了一眼。

 王露身材比她高,陈楚对这种比自己高的nv人有一种强烈的征F感。

 而且看着她红红的嘴唇,鼓鼓的X脯,还有成熟nv人散发出的那种诱H和魅力,王露一阵阵身上的香水味也传进了他的鼻孔,当下愣了愣神,嗓子紧张的,沙哑的答应了一声,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

 随后走进了手术室。

 陈楚咽唾沫被王露看在眼里。

 当下眼中柔情一闪。

 摇摆着细腰也跟着进了手术室,随后cha上了门,并且挂上了,手术进行不可打扰的牌子。

 刷!的一声。

 王露伸手把白布帘子也挡上了。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