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野鬼来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1 ) 7 0条评论
 夜半野鬼来

 王露愣了愣。

 “为啥每次G都穿着黑丝袜和高跟鞋?”

 “因为……”陈楚想了一想,脸上有些红,不过想起张老头儿告诉他的,男人想要得到nv人,首先自己必须要成熟。

 nv人喜欢成熟的男人,因为她们不管到什么时候,自己即使再强,也希望身边有个男人当依靠。便是很多nv孩儿都喜欢找一个比自己大五六岁以上的男人。

 或者大十J岁甚至和自己父亲一样的男人,每个nv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小nv孩儿,如果她遇到了真正喜欢的那个人,便会表现出nv人软弱的一面。

 如果男人不成熟,即使真的和nv人在一起了,也不会长久,想要感情长久,男人就要有个男人的样子。

 陈楚咳咳了两声。

 目光陡然亮了一下。

 “王露姐,你不觉得你穿着丝袜和高跟鞋很美么?很xing感么?”

 王露咯咯咯的笑了。

 脸上红晕起来。

 过来点了一点陈楚的脑门。

 “你这小子,才多大啊,还xing感?老实点,现在做手术了!”

 王露嘴上虽然这么说,不过被这句话把下面又给弄S了。

 心想不能再和这小子G了,得赶紧和他做手术,不然一会儿自己真忍不住和他G一把,大腿不得被他给G劈胯了啊。

 “不许乱动啊,两手J叉,放在X前,眼睛闭上,我要打针了。”

 陈楚还是有点哆嗦,毕竟是打针,没J个人不哆嗦的,嘴上说没事,还是闭上眼,心想你来,老子豁出去了。

 他那东西又被弄Y了。

 随后一针就狠狠扎在他下面的头上。

 陈楚叫了一声,可谓撕心裂肺。

 那东西就是被踹一脚都疼的不行,更不用说打针了。

 “不许叫!你还男人呢!刚才弄我那狠劲儿哪去了!手给我放在X前!J叉!”王露又恢复了大夫的严肃。

 陈楚乖溜溜的把手放在X前。

 “有那么疼么!一个大男人也不嫌丢人你!”

 王露说着又一针刺下去,刺到下面的‘P囊’。

 陈楚咧着嘴,疼的汗都下来了。

 心想尼玛啊!谁说包P是小手术,怎么也这么疼啊!

 虽然包P手术小,但是麻醉剂还是要打的,最后的一针是扎在下面的丸子上的。

 陈楚疼的浑身僵直。啊啊的叫着。

 王露笑了:“住口!一个大小伙子,叫什么啊你!根本不疼!一点都不疼!”

 她这么说也是心理作用,人的心理作用很强大。

 王露一说不疼,陈楚果然感觉疼痛减轻了不少。

 其实一点也没减轻的。

 最痛的还是丸子上的那一针。

 打完针王露就和他瞎聊起来,这么一聊sao嗑,陈楚下面又Y了。

 而且王露还总是聊sao他,一会儿让她摸摸大白兔,一会儿和他亲两下,这么一弄,陈楚早就把下面的疼给忘了。

 过了好一会儿,王露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给他往下剪R了。

 陈楚只听见嘁哩喀喳的剪刀的声音。

 他打个哈欠,忽忽悠悠的睡着了。

 王露暗骂了一句没心没肺的。最后开始缝合了。

 一直忙碌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陈楚感觉到一丝丝的疼痛才醒转过来。

 看见王露已经把自己下身都收拾好了,他再一看下面,蒙圈了。

 下面肿了,而且肿的更大了。

 “这……”

 “别这那的了,我扶你回去,今天晚上我不回家了,就在你旁边床上睡着,你需要人照顾。”王露说着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哎呦!”陈楚痛叫了一声。

 王露笑了。

 “活该!谁让你心里想着坏事!我扶你回去,然后我去给你打饭。”

 王露亲他一下,他下面本来肿着,一下有反应了,自然疼了。

 陈楚站起来,脚落地的时候劈开着腿,走路跟螃蟹似的。

 下面一碰大腿,都疼的厉害。

 “王露姐,我,我还没穿K子呢……”

 “你都这样了,还穿什么K子,这种手术不能穿K子的!”

 王露说着,扶着他走回三号病床,陈楚一直咧着嘴,一走路下面就嘶嘶的疼。

 这一路他走的极为的艰难。

 “王露姐,啥时候我这里能完全的好。”

 “半个月!”

 “啊?那么久啊……”陈楚懵了。

 ……

 陈楚躺在床上,王露给他打完饭,他吃完。一副的愁眉苦脸。

 王露逗他说:“你还想不想姐姐现在穿上高跟鞋和丝袜啊!”

 现在的王露穿着白大褂,不过她这么一说,陈楚脑子里却联想起她穿着高跟鞋丝袜,长长的大白腿的形象。

 下面一Y就喊起疼了。

 “哎呀,王露姐,你别这么说了,我……我受不了了……”

 “活该!咯咯咯……”

 王露开心的笑着。

 过了一会儿说:“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说晚上不回去了,你先睡……”

 她说着摸出手机走了出去。

 陈楚也只能睡了。

 他本以为那种包P手术很简单,随治随走,现在一看根本没有这回事了。

 这种手术有激光切除的,但是县医院可没有那样的设备。

 再说了,即使是激光切除的也没有随治随走的,因为也要缝伤口的。

 伤口也是要摩擦的。怎么也得半个来月恢复的。

 ……

 有个人陪他聊天,时间过的很快。

 而且王露回来的时候,手机里面多了J部电影,应该是在小店下载的。

 都是美国的大P,让陈楚看,这样时间也过的快些。

 很快到了晚上。

 四周寂静,灯光全熄。

 陈楚恍惚觉得冷飕飕的。

 因为他手术的原因,晚上睡觉不能盖被子,这时一G寒气J乎是入侵的强迫要进入身T。

 他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因为前J天他就遇到过一次鬼上身。

 “出去!”

 陈楚叫了一声,拼命的命令自己睁开眼。但是他还是发现床边站着一个黑乎乎的影子,正是那天要进入他身T的老太太,她站在床边大声骂着。那种语言他听不懂是什么,像是在训斥。

 陈楚打着冷战,Y是命令自己把眼睛睁开。

 旋即,他恢复了意识。

 全身放松了下来,不过他感觉自己躺在床上,并没有任何的举动,眼睛还是闭着的。

 他睁开眼,坐起了身,发现临床的王露也坐着身子,呼哧呼哧的大口喘X着。

 “陈楚,你,你感觉到了什么了么?”

 “我……我梦见一个老太太,黑se衣F,她……”

 “别说了!”王露咽了口唾沫,随后下地打开灯。

 只见她脸se惨白,检查了一番房门。

 此时,夜风吹起,王露看到窗帘晃动,忙把窗子关严了。

 不过屋中闷热,她打开了电扇,吹着。

 过了半晌。

 她平静下来,喝了杯水,又给陈楚倒了一杯。

 不过忙摇摇头:“不行,你尽量少喝水。”

 陈楚还真有些口渴,不过想想自己水喝多了尿就多,这样更麻烦。

 “嗯。”他答应了一声。

 王露脸se缓和下来许多。

 “陈楚,我……我和你一起睡。”

 “唔……”他呲牙咧嘴了一阵。

 王露笑了,只要你别瞎想就行。

 说着关上了灯,想了想又把灯打开了,把窗帘拉好,随后钻进了陈楚的被窝。

 陈楚虽然和J个nv人发生过关系。

 但是真正搂着睡觉的没两次。

 他还是有些激动的。

 下面有感觉Y了,不过痛的厉害,他拼命的不去想身边的是nv人。

 甚至把搂在怀里有点瑟瑟发抖的王露想象成了脏兮兮的张老头儿。虽然有点恶心,不过下面好受点了。

 “陈楚……”王露带着一丝颤音说了一声。

 “嗯。”

 “以前很多值班医生都亲眼看见走廊里那个黑衣老太太,刚才……刚才我看见她了……”

 王露说到这里鼻子chou泣了两声,哆嗦的更厉害,眼里的泪也流下了J滴。

 陈楚也哆嗦了一下。

 王露继续说。

 “刚才,我听见门响,然后我睁开眼,看到门开了,一个黑衣老太太走了进来,我喊,但是我喊不出声来,我动也动不了,然后我看她往你床前走,我就冲你大声喊,你也听不到……”

 陈楚晕了。

 浑身也发起抖来,下面也不Y了。

 紧紧的搂住了王露。

 两个人哆嗦哆嗦的感受着互相索取着的T温。

 本来炎热的夏季,俩个人都感觉浑身哆哆嗦嗦的冷。

 不知道怎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王露早早的起来,眼圈有些发黑。

 陈楚也打了个哈欠。

 王露已经把洗脸水打了过来。

 陈楚有点尴尬。

 “王露姐,我自己能行。”

 不过他说完,一动下面就疼的厉害,低头一看,更晕了。

 下面肿的跟大萝卜似的,太粗太长了,甚至比驴的东西都长。

 王露看了一眼心里火辣辣的,心想这玩意要是不消肿,就一直这么大了,那以后nv人还不得爽死啊!

 想到这里又笑了,这怎么可能的。

 她正幻想,无意间撇了一眼外面,见季小桃骑着二六自行车进了医院大门。

 王露心里一紧,心想这丫头怎么来的这么早了?

 不过一琢磨也是了,这丫头可和陈楚那个了。

 不仅脸se有点红,心想自己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吃这小姑娘的醋起来了。

 不过这丫头来的可真够早的,才五点多啊!真是的,或许是被陈楚这坏小子给G爽了。

 王露想到这里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她不想和人家参合,走了一段想嘱咐J句陈楚,别把他们两人的事儿手出去。

 不过又一想这怎么可能呢!陈楚那话不多,不过心眼多的很,不然也不能把自己和季小桃都给G了,自己行了,是看他的家伙大,主动献身的。

 那季小桃可是眼光高的很,不一定怎么被陈楚这坏小子给骗的**了的。

 季小桃迎面还真和王露碰见了,她愣了愣,打了个招呼说‘早’。

 然后拎着保温饭盒上了楼,来到陈楚的房间,随后把门反锁了,门帘子也落下来了。

 陈楚笑笑。

 季小桃却白了他一眼。

 掀开他的被子一看那肿胀的大家伙。

 吓了一跳,随后连红扑扑的说。

 “陈楚,你下面这么大了,咱们俩玩玩!”她说着话修长的手指就抓住了那东西……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