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阴照水红唇柔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1 ) 7 0条评论
 ;王霞的肤se很白,属于那种气死太Y的肤se,即使一整个夏天,她L露在外面的胳膊和大腿也只有淡淡的一丝淡淡的r罩压过的,和内K勒住的痕迹。

 即使被嗮的稍微泛H,过J天又养过来了,又是白N粉红的了。

 不过,毕竟是二十七岁的nv人了,身T微微丰腴一些。

 而这种丰腴都T现的腰和T部上面。

 如果说朱娜柳贺这样的小nv孩儿算是一个青涩的香瓜,咬起来又清又脆又爽口。

 那么王霞就属于那种熟透了的香瓜,远远的就能够闻到成熟nv人熟透了的香甜的气味。

 成熟nv人往往比那种青chn期的小姑娘更具有诱H……

 陈楚只看了J眼她那xing感的丝袜大腿,下面就Y了。

 “陈楚,你过来!你的暑假作业怎么没J?”王霞说着冲他招了招手。

 陈楚走了过去,靠在她的办公桌前,附身就能看到她X前的那两对大R球。

 J乎是呼之y出。

 “陈楚,你这样可不行,马上就要中考了,你这样的成绩别说靠重点高中了……就是考到咱们现在的白海县第八中学都成问题,你……”

 王霞说着,偶尔抬头看了看他。

 陈楚忙把脸转过去。

 王霞脸红了一下:“陈楚,你看啥?”

 陈楚下面邦邦Y了。

 心想看啥?老子正在看你的nai,不过下面再Y嘴上也不能说。

 “老师我没看啥。”

 “哦……”王霞答应了一声。

 偶然低头一见。

 脸上更红了,下面不禁有些不自在的磨了磨大腿。

 她见到陈楚下面支起了一个小帐篷,心想这小子下面那家伙怎么那样大?

 王霞的丈夫是报社里的一个编辑,刚到三十就有些谢顶了,男nv方面的事儿也不行。

 她新婚不久的,而且二十七岁的nv人需要的也正是多的时候,感觉自己男人下面又细又短,没有感觉出做nv人的一点幸福。

 人总是缺什么就越是向往什么。

 王霞来到中学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很多人都不理解。

 怎么说她也是翰城师范毕业的。

 她的同学邵晓华就很不理解,还半开玩笑似的说,王霞你是不是去消灭童子军啊?

 她和邵晓华是高中同学跟大学同学,两人又是要好的闺蜜,自然说这些话不背着。

 邵晓华也有男朋友,两人没事的时候当然也谈论男人。

 她知道王霞的男人不行,但是人家就仗着有个好工作……在报社风吹不着,ri嗮不着的,而且送礼的还不少。

 别看这工作没权,但是笔杆子就是权力,很多当官的都巴结呢。

 王霞就笑,什么消灭童子军,你能不能正经点。

 邵晓华就说,男人十六七岁的时候最猛了,而农村孩子上学一般都比较晚一些,初二初三都十六七岁了,这时候男人下面就是厉害,跟小牛犊子似的,能把nv人下面给捅漏了。

 王霞就害羞说她不正经……

 现在她无意间看到陈楚现在肿胀着,就感觉浑身软绵绵的没力气了一样。

 不禁脸se绯红,想到刚才陈楚偷看人家朱娜和柳贺拔C时露出的PG沟,然后自己就站到他跟前让他看。他此时感觉下面痒痒的。

 好想被那肿胀的东西出溜出溜下面。心想邵晓华说的没错,刚成年的半大小子真是不得了……

 王霞想到这里,不禁吓了一跳。

 自己可是老师啊,怎么能想这么乱八七糟的,不过她还真是好想被陈楚糙……

 就像男人经常意yin要和哪个nv人上C一样,总是想入非非,浮想联翩。

 nv人也是如此,看到男人的大家伙表面上正经,心里不一定想着多么旖旎龌龊的事儿。

 由于王霞男人那东西不强,所以她有些动摇了。

 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嗯,也只有这么办了……

 “陈楚,你是不是不会做题啊?”

 “老师……我,我真不懂。”

 “嗯,我也看出来了,你上学期语文分数还行,可这代数J何,要有英语真是一塌糊涂,你的基础太差了,现在已经初三了,你不能这么下去了……”

 “是,老师我知道……”陈楚嘴上这么说,眼睛又往王霞的X口飘去了。

 她的X比季小桃的是大多了,甚至和王露的有一拼。

 “陈楚,这样……嗯,镇中学周六周ri是没人来的,你的成绩要想提高我得给你开个小灶才行……嗯,不如周六周ri你去我家,我家离这里不算远,你骑自行车到我家的距离和到中学差不多……”

 王霞说完低下头,抿着嘴。

 “怎么样?”她又抬起头问。

 “我……”陈楚犹豫了一下。

 “别你我的了,一个大小伙子,怎么这么墨迹,行了,就这么定了,你回去上课!”

 陈楚答应了一声。

 心还有些跳的厉害,刚走到门口。

 王霞又喊住他。

 “陈楚,去我家补习的事儿你别和外人说,让其他同学知道我偏向你不好……”

 “嗯,老师你对我好我知道。”陈楚说完走了出去。

 王霞愣了一下,心跳的更厉害一点,下面被他这句话刺激的有些chao乎乎的。

 这种背着自己男人的事儿……感觉很害羞,但却又很刺激。

 今天是周三,也便还有三天,自己就去王霞老师家补课了。

 陈楚呼出一口气。

 下面的家伙还是Y邦邦的,心想这王霞真是一个尤物。

 如果能把她压在下面狠狠的戳,那可真是过瘾了。

 她那两只大R球可真圆。

 张老头儿说过,上面多圆,多汁,下面的水便多。

 这样要是G起来,扑哧扑哧的才过瘾。

 也不知道王霞的男人是谁,这么有福气娶了这么好的老婆。

 陈楚感觉心里热乎乎的,刚走到门口,忽然一旁伸出一条腿,直接踹到他大腿上。

 “糙你麻痹的!谁让你和朱娜说话的!”

 陈楚回头,看到的便是那一脸的麻子。

 “马华强?”

 陈楚本能的胆怯一下,随后又平静的笑了笑。

 “你他M的踢我G啥?”

 平时他见到马华强都躲的远远的。

 这小子早就不念书了,整天瞎混。没事也来学校勾搭nv生。

 按道理这种混混不应该有nv生喜欢。

 但是偏偏有J个nv生认为他能混,好使,所以总和他勾勾搭搭的。

 但是他想糙的是朱娜。

 马华强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陈楚敢回骂。

 这时,有J个学生围在旁边看热闹,有些nv生也叽叽喳喳的。

 马华强怕人聚多了,把老师引出来,毕竟还有J个男老师在这里,打人挺狠。

 “行,小B崽子你跟我去厕所那!”

 陈楚心突突跳了两下。

 随后又平静了,张老头儿告诉他要在学校打架,不然功夫练不成,行,今天就和你马华强先练练。

 “去就去!你少拽我~!”陈楚把他的胳膊扒拉下去。大步朝着厕所那边走去了。

 马华强说了句:“行,你小子真他妈欠揍。”

 两人朝厕所后面的树林‘趟子’走去。

 开始有J个学生跟着热闹,马华强回头瞪了一眼,这些人都退回去了。

 马华强个子高,陈楚只到他的肩膀。

 刚到厕所后面的树林,他就一脚踹了过来。

 被老疤拎着刀砍过的陈楚,见马华强一伸手手就感觉这人弱的很,自己以前怎么会怕这种人?老疤是那种玩命的,拎着刀就往死里砍,陈楚经历了被刀砍,再打这种架心里就不打怵了。

 感觉跟小孩儿过家家似的。

 打架最重要的便是心里平静,你越怕越激动,越打不过人家。

 陈楚一把就抓住他踢过来的腿,顺势一带,马华强就被扔出去了。

 我糙!

 他骂了一句。

 陈楚垫步上前,已经上去骑住了他,挥拳就是一顿雨点般的攻击。

 古拳里面把这种招式叫做碎拳,就像永chn拳里面的寸拳差不多。

 马华强平时打架的速度也没有这么快,更没有被放倒马上就骑上开揍的。

 而且陈楚这一秒钟打出四五拳,都打在马华强的脸上。

 当时就把他给揍懵了。

 鼻子出血了,脸也破了,被打的满头大包。

 马华强仗着自己身高的优势,爬起来推了陈楚一把就往外跑。

 “小B崽子!你等着!”

 “糙你妈的,有本事来啊!等你麻痹啊!”

 “行!你行!”马华强说着就跳出学校大墙跑了。

 陈楚打人的时候没激动,打完了身T哆嗦起来了。

 “我……我打人了?把马华强给揍了?”他自己都不相信这是真的了。

 “真猛。”

 陈楚一愣,回头看了看nv厕所边上站着J个nv生,正看着他这里。

 那句真猛就是一个鹅蛋脸的nv生说出来的。

 让他激动的是,朱娜也在这J个nv生当中。

 朱娜和那J个脸上黑黢黢的nv生站在一起,如同鹤立J群。

 更显得她是那样的nai白,就像牛nai那种颜se,恨不得让人过去掐一把,都能掐出水来那种。

 “混子……”

 朱娜嘴一动,那两个字从她红红的嘴中喷出来。

 虽然声音不大,陈楚却听见了。

 朱娜甩了甩短发,然后朝教室里走去。

 但是那一动翕合的小嘴儿,还是让陈楚一阵心动。

 “这小嘴儿真好,要是把下面的家伙cha进里面弄一弄那不得爽死了。”

 陈楚想到这里下面Y邦邦的了。

 不禁想,怎么才能把理想付诸于行动。

 他又想到了张老头儿,那老家伙主意多,就是他出主意自己才上了那小莲和季小桃的,晚上回去问问这老se鬼。

 用什么办法能把朱娜给上了。

 自己的家伙一定要伸进她的小嘴儿里。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