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战要晴天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5 17:31 ) 7 0条评论
 人家男人回来了,陈楚还是有些怕的,毕竟是偷人家老婆。

 不过,他还是挺兴奋的,偷人家老婆这种感觉,很像初恋的感觉——真好。

 “小莲姐……让我摸一摸PG。”

 陈楚说着手又在她翘翘的PG上抠抠摸摸了两把。

 “哎呀,你G啥?”那小莲被抠摸的浑身发痒。

 “陈楚,你要是真喜欢小莲姐,以后……以后等我和王大胜离婚,你不嫌弃小莲姐,到时候小莲姐天天让你抠……”那着脸红了红,让他快点穿衣F。

 而王大胜已经嚷嚷上了。

 “小莲,外面雨大了,你倒是快点开门啊!都浇死我了……”

 “你等会儿!”那小莲喊了一声。

 她一边找卫生纸擦下面黏糊糊的东西,一边快速的穿衣F。

 随后把J团黏糊糊的卫生纸扔进了灶坑,提上了K袜,把裙子也放了下来。

 见陈楚已经把衣F穿好,然后她把后窗户打开。

 陈楚跳到了外面。

 不过他没立即走,而是看着那小莲笑。

 “你笑啥?还不快走?”

 “小莲姐,让我亲亲。”

 “死样!”那小莲嘴唇凑过去。

 陈楚搂着她的脖子在她的红唇上狠狠的亲了J口,发出的声音。

 这时王大胜已经敲起门了。

 那小莲急的推开陈楚,然后把窗子关上。

 “你……你明天这个时候来……过J天我给你买个手机,咱联系就方便了……那着又跑到前面拿了一个塑料袋装了两个J腿还有一些火腿肠之类的熟食打开窗户塞给了陈楚。”

 陈楚愣了一下。

 “你这是G啥?”

 那小莲把窗子关上了,帘子也档上了,背靠着窗子红着脸:“你……今天……你累着了……给你补一补身T……”

 她说完就过跑过去给王大胜开门了。

 陈楚愣了愣。

 看着手里这包东西。

 不禁好笑,自己这算啥?又G又拿,补好了身T再使劲儿糙她?王老头儿说的真对,那小莲就得祸害她。

 不过这吃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再说张老头儿说他这个年龄段正是长身T的时候,营养得跟的上去。

 不然个头长不高。

 陈楚并没有立即走,而是停了一会儿,听见里面门开了,王大胜进屋抖落雨衣的声音。

 问那:“咋这么久才开门?”

 “我刚才睡着了?不行啊?”那小莲一副傲慢的口气,不用看都知道这小娘们的狂傲样。

 “嘿嘿,哪能不行呢!小莲,我把地里的水都放出去了,那个……现在咱俩玩一会儿呗!”

 “王大胜!把你的狗爪子拿开!我告诉你,你敢碰我一下,咱就离婚!”

 “为啥?”

 “啥也不为!你要想过,咱就这么过,想离婚,你就碰我!我还要到派出所告你强jian!”

 王大胜懵了。

 过了一阵说:“我和我自己老婆还……还算强jian?”

 “咋就不算?我那小莲嫁给你但不是卖给你!你想玩就玩?你做梦去!不信你就动我,看我不把你送‘笆篱子’里去!我二姐虽然不在咱村子,但是给派出所所长打一个电话也好使!”

 这下王大胜蒙圈了。

 她二姐那小青那是一个茬子。

 在村里的时候没人不知道的。

 而且和镇里派出所混的也好,应该和那派出所的副所长有一腿。

 王大胜还有他爹王小眼都犯一个通病,就是害怕当官的。

 他长的人高马大的,但一听到当官的,膝盖就发软。

 “行……俺……俺不碰你……”王大胜憋了半天就说了这么一句来。

 ……

 外面的陈楚听的直好笑。

 心想活他M的该!让你王大胜那时候看我小,还抢的打下来的鸟,还骂我骂了隔壁,这下我糙了你媳F,把你媳F糙爽了,你媳F就不让你糙就让我G,哈哈!你这个媳F就是给我陈楚娶的……

 他心满意足的拍拍PG上的灰,捡起房檐下的塑料布,套在身上拎着熟食回家了。

 晚上陈德江也啃了一顿骨头。

 还问陈楚:“这些熟食你从哪弄的?”

 陈楚也吃的满嘴冒油。

 “嗯……张老头儿给的。”

 “行,那老头儿子有俩土鳖钱,他再给你买你就吃,反正也不是咱家的钱。”

 ……

 大雨下了一整晚,第二天屯子里到处泥泞不堪。

 陈楚先跑到老张头儿那取了自行车,然后去上学。

 他心里想着,今天放学徐红说在学校后面的井坑那等他,到时候一定把这sao丫头骗子给糙了。

 不禁后悔昨天没G她。

 联想到徐红那撅起来的白PG,陈楚下面Y邦邦的了。

 他现在认为,一个nv人一个样,就像一个人做饭是一个味儿一样。

 而且他有了一种癖好,那就是以上一个nv人为荣。

 上的越多越牛B。

 陈楚捉摸着,上了季小桃,那小莲,还有王露,这才三个nv人。

 以后自己要上更多,三十个,三百个三千个,反正越多越好。

 想到这他就兴奋,不过要糙这么多nv人,就得自己有本事。

 因为自己没钱,所以只能靠混了。

 泥泞的村路不好走,陈楚的二八自行车‘急里拐弯’的,车带还直打滑,他也不敢快骑。

 而刚一处屯口,就看到一撮七八人骑着自行车往中学走去。

 大部分是nv生,里面也有王伟。

 在这种雨天,nv生的二六自行车要好骑一些,因为底盘低,而王伟的是变速自行车,这种车带宽,不容易打滑。

 陈楚不敢快骑,所以就落在后面。

 他看着前面的朱娜上身穿着淡蓝se的紧身衣,下身是一条墨绿se的短K,短K到膝盖以下,露出一小段nai白se的小腿儿。

 应该是没有穿袜子,下面是一双黑P塑料凉鞋。

 朱娜在最外围骑车,王伟此时手里抓着一根柳树条,不停的去挑逗朱娜的脸。

 朱娜骂了他J句烦人。

 他越来越往前凑。

 陈楚低低骂了一句:“男盗nv娼……”

 不过心里还是憋气,因为他喜欢朱娜,想糙她,不想让王伟聊sao她。

 想到这,他不禁加快蹬了J下自行车。

 本来二八自行车轮子就大,真比起速度来,比什么变速快多了。

 不一会儿就里倒歪斜的追上了这群人。

 “都闪开点,我这车没车闸!”

 那J个nv生回过头,都往一边躲,王伟没躲,还想用小树条去聊sao朱娜。

 陈楚挨着他边上,伸手一推。

 王伟哎,哎了J声,本来道上就滑,加上陈楚用力推了一把。

 他没掌握好平衡,一只脚踩到地上,差点拐到一旁的壕沟里,不过那脚踩到的却是一个泥坑。

 这时陈楚已经跑远了。

 朱娜这群nv生看着王伟就咯咯咯的笑,说着活该。

 王伟S了半截K腿,G净的K子不成样子了,就骂:“笑你麻痹啊!你们这群**!”

 这群nv生都不理他继续骑车。

 王伟又指着陈楚骂:“我糙你妈的陈楚!老子招你惹你了!”

 ……

 陈楚来到学校,刚坐座位上准备上早自习。

 马小河就趴着教室窗户招呼他说:“陈楚,外面有人找你!”

 “谁?”

 陈楚边问便走了出来。

 他和马小河两人走到了nv厕所前面不远的一P小树林,徐红走了出来。

 今天她上身穿了件短小的Hse小衫,下面是一条白K子,把两条大腿裹挟的修长饱满。

 “我问他认不认识你,他说认识,然后我就让他叫你出来了。”徐红说。

 “哦!”陈楚答应了一声。

 马:“你们……你们是在处对象?”

 “别瞎说。”陈楚白了他一眼。

 这时看到nv厕所门口有J个初二的nv生朝他们这里笑。

 毕竟在农村中学,搞对象还是很稀奇的一件事儿。

 “我们去那边溜达溜达,反正你们八点半上课,现在有一个小时自习时间。”徐红说着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

 陈楚看了看她的运动鞋,没有穿袜子,露出了白净的脚踝。

 “马小河,你先回去,我和她说点事儿。”

 陈楚说着就和徐红往外走。

 心想这sao丫头P子是不是忍不住了,让我糙她?

 徐红只低着头,跳过墙头的时候也很小心,毕竟今天她穿的是白K子。

 不过,手上却沾上了一些泥。

 陈楚G净利索的跳过墙头,在徐红羡慕的目光里,两人朝昨天的约了的地方走。

 “不是说好等我放学么?你怎么早上就来了?”

 两人往前走了一段,感觉离学校远点了,陈楚才问。

 而徐红则看看四周没人,就过来抱住陈楚的胳膊。

 “人家有点想你了,楚哥。”

 “楚哥?”陈楚懵了。不过徐红抱着他的胳膊,那一只大R球在他的胳膊上蹭来蹭去的,把他蹭的y火直烧。

 他看了眼四下没人,手慢慢的搂着徐红的腰。

 这丫头见陈楚搂她,身T一颤,整个人都靠在陈楚身上。

 本来她比陈楚高一点,这回头也往下低,埋在他的X膛上。

 陈楚感觉浑身麻麻的,热热的。

 心想还真是一个nv人一种感觉,一个nv人一个味道。

 接触新的nv人,就像吃一种别样的菜,更是一番不同滋味。

 怀抱着徐红丰腴的身T,陈楚的手掌也耷拉下来,落在徐红白K子后面。

 五指伸开,拍了她PG一把。

 “啊!”徐红忙抬起头看着陈楚。

 陈楚笑了。

 手又拍了一把,而且这次他转过身,两手一起抓住她的PG,往怀里一抱,嘴对着徐红的红彤彤的嘴唇就亲了过去。

 徐红嗯了一声,嘴唇没躲,两人嘴唇碰到一起,反复磨蹭起来。

 徐红的嘴唇有些发G,这样亲起来更有摩擦感。

 “啊!”徐红忽然叫了一声。

 “楚,楚哥,你……你捏疼我PG了……”

 徐红说着,又四下看了一眼,这时看到另外一条道上开着一辆半截卡车,里面的司机边冲那边开,边往这边瞅着。

 “瞅你骂了隔壁!”陈楚骂了一句。

 徐红愣了愣。

 “楚哥,我们还去昨天的井坑,这边有人。”

 ……

 陈楚也没想到自己能骂人。

 看了眼徐红白净的脸蛋,好想在上面啃两口。

 不由得拉着她的小手往昨天井坑那边走。

 陈楚边走边回头欣赏一下,她那白K子包裹着的PG。

 那白K子有些透明,如果仔细盯着看,能看到里面R呼呼的,还能看到浅绿se的内K的轮廓和被内K勒紧分开的两瓣丰满弹xing的T瓣。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