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多是只小母鸡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3周前 ( 05-08 15:46 ) 7 0条评论

 此时正是吃早饭的时间,但被郭震东这么一闹,柳家人哪还有心情吃什么饭啊。

 

 “造孽,造孽啊,咱家怎么摊上这么个混账亲戚?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妈,别哭了,呜呜”

 

 柳杏儿的房间里,不时传出周淑芬哭天抹泪的声音。

 

 声音里透着无比的心酸和悲愤,以及对未来生活的绝望。

 

 柳杏儿边劝慰母亲,自己边不停地掉眼泪。

 

 柳老憨顿在墙角处,“吧嗒,吧嗒”地抽着烟,不时长吁短叹,脸黑的如同一只被霜打的紫茄子。

 

 柳桃儿坐在床头一言不发,牙龈紧咬,娇嫩的脸蛋被怒气熏的通红,胸前那两座挺拔的双峰正急速地起伏着。

 

 此刻,她的心情真是复杂极了,既有对郭震东的恨,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愧疚之情。

 

 父母年纪这么大了,还要为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女儿操心受辱。自己真是不孝啊。

 

 “妈,别哭了,反正我已经铁了心和他离了,如果他不肯罢休,就让他打死我算了!”看着父母满头枯白的头发,还有他们脸上悲痛欲绝的表情,柳桃儿十分心疼地宽慰道。

 

 哪知她这么一说,周淑芬的眼泪流的更快了。

 

 那一颗颗豆大的浊泪,从她皱纹密布的苍老脸颊上断线般滚落,泣不成声地哭诉道:“女儿啊,你也不小了,平时看着挺懂事,怎么就这么这么让人不省心呢!”

 

 “妈,我”柳桃儿强忍的泪水一下子盈满了眼眶。

 

 “你说你今年都三十出头了吧,怎么做事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周淑芬似乎憋着一肚子苦水,用袖子抹了下泪水,连珠炮似地向她数落道:“自从你嫁给郭震东之后,你们让我和你爸省心

 

 过一天吗?不是三天两头的吵架,就是打冷战以前你是嫌弃郭震东不务正业,现在他发迹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天天闹,天天闹,一家人过日子,有什么好闹的啊”

 

 话没等说完,周淑芬便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你这是真要逼死我啊”

 

 “妈”

 

 听了母亲的话,柳桃儿心中真如乱剑穿心般难过,接着便扑倒在床上,抱着被子嚎啕大哭起来。

 

 其实她真的很想告诉母亲,自己不是不懂得知足,而是郭震东做的实在太过份了。

 

 他在外面花天酒地、包养小三小四我可以忍,喝完酒拿我出气我也可以忍,但是他不该把我当成货物一样,随便让别的男人睡。

 

 我是他老婆,不是外面发廊里的小姐,他怎么可以这样羞辱我,呜呜

 

 可是这些委屈和耻辱,她却不想再提了。

 

 哀莫大于心死,自己已经这样了,说出来,只会让年迈的父母更觉难受,徒增悲痛。

 

 但她这么一哭,柳水生却有点坐不住了。

 

 只见这货“霍”的一声从起来,晴天霹雳般大喝一声道:“都别哭了,哭什么哭,哭丧呢你们!”

 

 “嘎!”

 

 这货这么一嚎,屋内此起彼伏的抽噎声顿时刹住了车。

 

 周淑芬、柳桃儿和柳杏儿,全都抬起婆娑的泪脸,睁着一对对红肿的眼圈望着他。

 

 就连柳老憨此刻也不抽烟了,张着大嘴,盯着他,傻了眼。

 

 “水生,你怎么跟妈说话呢”短暂的沉默之后,柳杏儿小声埋怨道。

 

 “我不这样,你们还不知道哭到什么时候呢!”柳水生欠意地看了看了柳桃儿一眼,接着向周淑芬柔声道:“妈,不是我说你。其实吧,这件事真不怪大姐。我倒觉得她和郭震东离婚,是十分理性和明智滴!”

 

 不等屋内众人开口,这货缓缓走到柳桃儿身边,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张餐巾纸,怜惜地擦掉她雪腮上的泪花:“姐,看你,脸都哭花了。“

 

 柳桃儿芳心“突”的一跳,本能地向后躲闪了一下。

 

 虽然对柳水生早已经芳心暗许,也决定将后半生托付给他,但柳桃儿却不想暴漏和他的关系。

 

 毕意这种感情是见不得光的,让外人看到了不好。

 

 但柳桃儿还是小看了柳水生的厚脸皮程度,或许,奇葩之人的思维,是正常人无*解的。

 

 抗拒了几下之后,柳水生还是霸道地搂住了她,继而还恬不知羞耻地将她喷香的娇躯搂在了怀里。

 

 那蛮横的架势,就好像一头雄狮抢到猎物之后,在宣示自己的拥有权。

 

 柳桃儿挣脱不开,只能脸红心跳地随他去了。

 

 “郭震东那种王八蛋根本就是个狼心狗肺的玩意,你们把桃儿姐这么好的女人许给他,这不是往火坑里推吗?”柳水生义正言辞,表情还带着些许难过,似乎有些痛不欲生似地说道:“那王八蛋根本没把桃儿姐成人看,在他眼里,桃儿姐只是一只会为他们传宗接代的生育工具而已,说难听点,就是一只会下蛋的小母鸡。”

 

 “咳咳”

 

 柳老憨会烟呛了一下,捂着嘴大声咳嗽起来。

 

 “你胡说什么呀,姐怎么成小母鸡了!”柳杏儿嘟着小嘴数落着。显然对这货奇葩的比喻有些接受不了。

 

 周淑芬却忍不住破啼为笑起来,笑嗔道:“傻孩子,怎么形容呢!”

 

 柳桃儿脸色娇羞地垂头不语,底下,却偷偷地在柳水生的胳膊上轻掐了一下。

 

 “水生的意思俺明白,虽然话糙了点,但理不糙!”沉默了半天的柳老憨磕掉烟锅里的烟,终于开口道:“桃儿嫁给那姓郭的,还真是朵鲜花插在了粪堆上。以前我就看那小子不顺眼,本以

 

 为年纪大了,性子怎么也该收敛一些了吧,哪知那货是越混越混账。现在他虽然发达了,但脾气更是见涨。桃儿跟了他,下半辈子也绷指望能享福离了就离了吧,凭咱桃儿的样貌,就算带着小虎,也照样能再找个好人家!”

 

 “现在知道那小子混账了,当初你干嘛去了!”周淑芬幽怨地看着柳老憨,训道:“那会要不是你寻死觅活地逼着桃儿,她能吐嘴嫁给郭震东吗?提起这个婚事,我心里就怄气。当时谁不知

 

 道郭震东是个泼皮无赖啊,人家只不过提了两坛子好酒,就把你这个老东西给迷住了,害得咱闺女

桃花村的女人最新章节持续更新中...

推荐阅读:

The End

发布于:2020-05-08,除非注明,否则均为【免费小说阅读】轩墨小说网|小说下载,最好看的小说推荐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